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二十一章 意外发现(上)

时间:2018-02-08 侯龙涛搂着侧卧在身旁的两个美女,和她们接吻,三个人的舌头相互搅动着,不时有口水流到他身上。开始时,二女还只是用手在男人的胸口上摩挲,等吻到动情时,就都移到了他的下身。
  如云上下套动着坚硬的肉棒,不时用掌心揉动龟头,还把舌头插进侯龙涛的耳朵里伸缩;月玲一手拨弄着睪丸,另一手从男人的背后探出,在如云的奶尖上轻揪。
  侯龙涛一提如云,把她举到小腹上坐好,两颗雪白的大奶子正好对着他的脸。如云一把将男人的头揽入自己的乳峰中,「老公……她们也要你疼啊……嗯……」侯龙涛捏住这两团日思夜想的嫩肉,又吻又舔,又是轻咬,弄的如云直用阴户在他一稜一稜的腹肌上猛蹭。
  月玲正在为爱人口交,先把粗长的阴茎一点不漏的舔了两遍,又把深红色的龟头含在嘴里,浅浅的吮了几下,紧接着就将它纳入喉咙中磨擦。虽然已经尽了力,还是有一小段留在外面。空闲的一只手探到自己胯下,用力揉着勃起的阴核。
  侯龙涛最喜欢这种深喉的口交法,被弄得很是舒爽,不自觉的向上挺臀。这可苦了月玲,没几下就喘不过气来了,只好把它吐了出来。这时如云的屁股正好在向下蹭,月玲一推肉棒,「噗哧」一声就插入了如云的阴门中。
  「啊!」如云快乐的叫了一声,在香港时,也和月玲做了几次,可怎么也比不上爱人这热气腾腾的真家伙。男人把身体向下挪了挪,变成平躺在床上,抓住如云的乳房,任由她在自己身上扭摆娇躯,套动阴茎。
  「玲儿,来,让我亲亲你的小妹妹。」在一边自慰的月玲听到爱人的召唤,立刻跨跪到他的脸上,上身向前趴,双手捏住如云的屁股,舔着她的肚脐眼。如云一手向后撑住床面,一手揉着月玲的乳房,三人配合的很好。
  一男一女叫「69」,一男两女就不知道叫什么了。侯龙涛伸长舌头,在月玲无毛的阴阜上舔来舔去,又插进阴道中吸食她的爱液,可无论怎么努力,却是越吸越多,好像永无乾涸之期一样。一边摸着美女的大腿和圆臀,一边就把手指捅进了她的屁眼里。
  「老公……我要啊……操我……操我……啊……嗯……」「涛……再舔……好舒服……啊……想死你了……啊……」两个女人被他搞的叫床声不断,就像是在比赛一样,一声高过一声,一声浪过一声。
  就连在一旁,裹在被窝里的茹嫣都听得面红耳赤,心中不禁又生出一丝渴望,爱液也流了出来。伸手摸了摸阴唇,还有些隐隐作痛,只好轻轻的揉着自己的阴核。
  「啊……老公……要来了……要来了……啊……啊……」如云带着哭腔喊叫着,月玲赶忙识趣的起身躲到一边。侯龙涛坐起来,抱住如云的大屁股,把她快速的抛动着。
  阴道内的膣肉一阵痉挛,如云终于洩了出来,娇喘着抱住爱人,和他热烈的接吻。男人并没有停止抛动,龟头还在一下一下的撞击着怀中艳妇的子宫,把她推向另一个高潮。
  其实月玲也已经块到高潮了,可侯龙涛正在用心干着如云,她也只好找出一根长长的双头假阳具,插入自己的小穴里抽动,不一会儿就也洩身了。等快感过后,看到那一对男女还在交媾,两人抱的紧紧的,一边亲吻一边小声的说着情话,突然有点被落下了的感觉。
  月玲刚想过去撒娇,一转头,正瞧见被窝中的茹嫣闭眼咬唇的样子,被子中间的部位还有东西在不停的蠕动,就知道她正在手淫了。「哈哈,茹嫣妹妹,龙涛不理咱们,咱们自己来解决嘛。」想到这,就拔出假鸡巴,拿在手里,轻手轻脚的下了床,绕到茹嫣的背后。
  拉开被子,也钻了进去,从后面抱住茹嫣的香体,揉捏她奶子的同时,在她耳边嗲声嗲气的说:「好妹妹,哥哥不疼你,姐姐疼你也是一样的。」
  茹嫣正陶醉在自己的小世界中,冷不防被一个香喷喷、软绵绵的身体从后面贴住,先是一惊,立刻就知道是月玲了,反正她也就是亲亲、摸摸,也就又放鬆的闭上眼睛。
  被同是身为女人的月玲爱抚,茹嫣还是有点不习惯,但有两团嫩肉压在背上的感觉真的很好,还能觉出中间两粒硬硬的突起,就连揉搓阴核的工作都由人代劳了,不自禁的发出了连女人听了都会动心的鼻音。
  侯龙涛在身上的美人丢了三次之后,也射了出来。如云头枕男人的肩膀急喘着,「老公,我爱你……」侯龙涛抚摸着她香汗涔涔的背脊,「小云云,我还要探探你的菊花洞。」
  「老公,你别只顾我一个人,留点力气给她们。」如云就像一个大姐姐,自己舒爽的同时,也没忘了边上的两个小妹妹。「这你不用担心,你们谁也跑不了,以后你就叫我『战神老公』吧。」「你又说大……」
  「啊!」一声尖叫把这对正在窃窃私语的情人吓了一跳,只见茹嫣飞快的钻出了被窝,躲到侯龙涛的背后,「玲姐,我不要嘛。」掀开的被子里露出月玲的裸体,阴道中插着一根双头的假阳具,一脸的不高兴,「怎么老是这样,有什么不可以的?」
  原来茹嫣正在享受的时候,突然感到有一根硬梆梆的东西在自己的双腿间一顶,想要钻人自己的逼缝中。伸手一摸,是一个像龟头一样的橡胶物体,上面还有一颗颗的小突起,马上就明白是月玲想要干自己。茹嫣对此还有排斥感,拚命的逃了出来。
  「呵呵,」侯龙涛把如云放下,再把茹嫣拉进怀里,「怎么了?我的小宝宝还害羞啊?」茹嫣抱住他的脖子,「哥哥,别让玲姐欺负我。」「她不是要欺负你,是要爱你啊,是不是玲儿?」
  「是……是啊……嗯……」月玲耐不住寂寞,已经把如云压在身下干了起来,「龙涛他……他一次只能籐一个人……啊……难道要剩下的人干看着吗……啊……云姐……啊……」二女的两对乳房挤压在一起,随着身体的摇动,变换成各种不同的形状。
  「玲儿说的有没有道理呢?」侯龙涛吻着茹嫣,手指在她的臀沟中上下搓了搓,「好宝宝,是不是又想要了?」「嗯……」「可我还没疼月玲呢,你先让小云云教教你GIRLONGIRLACTION好不好?我喜欢看。」
  茹嫣撅着小嘴,「但是我说过只给你一个人操的。」「啊,」侯龙涛真是爱死这个长腿美女了,使劲的抱紧她,「你是担心这个呀,咱们都是一家人,而且你们都是女人,不算你食言。再说那也不能叫你被操啊,是你们互相操。」轻轻推转茹嫣的脸,「你看,小云云多美啊,你不想让她快活吗?」「那……那好吧……」茹嫣终于被说动了。
  月玲和茹嫣并排躺在床上,四条修长的玉腿向两边分开,架在床沿上。侯龙涛和如云分别压在两人身上,做着活塞运动,只不过一条是真肉棒,一条是假鸡巴。
  「啊……涛……爽啊……嗯……用力……快……再快点……啊……」当月玲被操的大声叫床时,茹嫣只是把脸歪在一边,紧闭双眸,咬着嘴唇,「唔唔」的小声哼哼。如云舔着她的脸蛋,「茹嫣,你真可爱,怪不得老公这么疼你呢。」
  男认的操干,无论是在速度还是在力量上,都不是女人能比的。月玲没多久就洩到浑身酸软了,侯龙涛也把精液射入了她的檀口中。被美女的小嘴含了一会儿,他的鸡巴又翘起了头。
  给月玲盖上被子,来到如云背后,摸着她形状完美的白嫩屁股,把润滑液抹进她的臀沟中,又把两根手指插进她的肛门中抠挖。「老公……老公……别闹了……啊……我会受不了的……」如云回过头来,祈求爱人不要让她「前后遭殃」。
  「嘿嘿,」侯龙涛拍拍她的臀峰,「小云云,你欺负我的宝宝,我一定不能饶了你的。」「我……我没有欺……啊……啊……」话还没说完,就感到臀瓣被向两边分开,后庭里一阵满胀。如云的小屁眼已经很适应肛交了,又有润滑液,虽然肠道很紧窄,但干起来非常顺畅。
  由于男人在身后的撞击,连接两女阴道的假阳具也被带动的插得更深更有力。茹嫣一直都处于被动状态,现在也舒爽的自觉向上迎合着。如云渐渐觉得直肠内的快感居然超过了小穴中的,猛的向后一撅屁股,正赶上茹嫣在下落,假阳具一下脱出了逼缝。
  茹嫣的小穴早就有点酸痛了,赶快趁此机会撤了出去,爬进被窝中,和月玲抱在一起休息。没了身下的障碍,如云跪上床,脸着床面,双手向两边平摊开,肥美的臀部高高撅起,迎接爱人对自己肛门的蹂躏。
  「啊……老公……屁股要开花了……啊……喜欢被你干后庭……好美……要丢了……啊……啊……」如云的叫声吸引了被窝中的两个女人,茹嫣睁大眼睛,看着侯龙涛在那她碰都不让碰的地方进出,而如云竟然还这么舒服。
  「玲……玲姐,哥哥他碰过你那里啊?」「哪里?」「就是……就是这儿……」轻轻在月玲的屁眼上点了一下。「嘻嘻,当然有了,你也想试试吗?」月玲亲了她一下,用怂恿的眼神看着她。
  「不难受吗?」「一会儿就会好的,龙涛他又温柔又细心,不会让咱们受苦的。去啊,去啊,云姐快不行了,你还不去救她?」茹嫣慢慢的爬了过去。
  如云这时已无力再叫床了,迷迷糊糊中只是「咿咿呀呀」的出着娇声。刚才两人的对话,侯龙涛全听到了,心中暗喜。兇猛的抽插了几十下,在如云的直肠中射精了。
  按住刚刚到身前的茹嫣,「宝宝,今天全给我吗?」「嗯,全给你。」两条长长的玉腿被抬了起来,压到乳房上。侯龙涛跪在她的屁股后,双手推着她的腿弯,雪白的大腿、嫩红的阴唇都被细细的舔了几遍。
  当男人的舌尖像初夜时那样挤进浅褐色的肛门时,茹嫣的身体开始轻微的颤抖,「嗯……嗯……哥哥……好怪……好怪的感觉……」侯龙涛感受着美女肛门上的皱褶,「不用怕,宝宝,会很舒服的。」
  在手指上涂上润滑液,缓缓的向菊花洞里推挤,舌头在两片大阴唇中滑动,抬眼看着女人的反应。见她没什么痛苦的表情,就把手指反覆的进出几次,直到用两根手指都能顺畅的抠弄。
  让茹嫣跪在床沿上,抹满润滑液的阴茎顶在了屁眼上。「啊……哥哥……嗯……嗯……嗯……」女人紧张得喘着气。将她圆圆的臀瓣向外分开到极限,「宝宝,忍着点。」
  茹嫣的肠道天生紧窄,就算有大量的润滑液,她还是感到了如同开苞时那种撕裂般的疼痛,「啊!疼啊!」听着心上人的痛叫,侯龙涛心疼的要命,赶快停住动作,弯腰吻着她的香肩。
  月玲也急忙过来,钻进茹嫣的身下,手指插入她的阴道,吸吮她的阴核。茹嫣也投桃报李,抱住月玲的大腿为她口交,小穴被舔得很美,屁眼里却疼得要命,这才叫真正的「欲仙欲死」呢。
  疼的人不光是茹嫣一个,侯龙涛也在咬牙挺着,茹嫣肛口处的括约肌力量大的不得了,简直快把男人的肉棒夹断了。再也忍不住了,只能抽插了起来。
  「啊,宝宝,好紧,好爽。」用双手细细的品味着女人嫩滑的臀肉,外加奇紧无比的直肠向中间的挤压,世间再没有什么能与此美味相提并论了。
  从剧痛到酸疼,再到现在麻痺后的酥痒,茹嫣终于体会到了肛交的乐趣。怎么也想不到,一向认为是人体最骯髒的部位,只有排泄功能的器官中,竟能产生出如此巨大的快感,再也顾不得舔舐月玲的阴户了。
  「啊……啊……哥哥……好棒……」一股阴精激射而出,打进月玲的小嘴中,让她半天才喘过气来。看到茹嫣已经读过了难关,男人也完全放开了。狂猛的姦淫女人的肛门,不光是能在肉体上得到满足,更主要的是在精神上那种征服的愉悦……
  整整六个小时,侯龙涛在三个女人的就个体腔开口里来来回回的进出,过足了淫瘾。如云和月玲因为一个多星期没见他,只知道拚命的要,直到再也没力气玩了,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茹嫣还是比较有节制的,剩下了足够的力量享受男人事后的温存。
  舒舒服服的依偎在爱人的胸口,感觉上比做爱更有幸福感,「哥哥,这回满意了吧?什么都给你了。」「呵呵,」侯龙涛爱恋的捋着她的长髮,「知道我的宝宝最乖了,还疼不疼?」「还有一点点,哥哥,你再抱我紧一点嘛。」
  怀中的美人在娇滴滴的撒娇,再看着身边两个被自己高到筋疲力尽的香身,真是有种意气风发的感觉。不禁想起了邹康年,这份临终大礼确是不错,一定要把他风光大葬,才算对得起他。
  这时,调到振动模式,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嗡嗡」的动了起来,茹嫣伸手拿了过来,交给侯龙涛。「喂。噢,丁儿啊,怎么招?」「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先来坏的吧。」「我查过了,解放军装备指挥技术学院根本就没有一个叫胡学军的教官。可你给我的那张照片一点用也没有,他没有犯罪记录,电脑资料中查不到。」
  侯龙涛有一点失望,「那那辆车呢?」「这就是好消息,你猜那辆车登记的是谁的名字?」「我要知道还用你帮我查吗?别卖关子,快说吧。」「是北京药检局局长施雅的。」「那明天我去你所里找你,咱们去拜访她一下怎么样?」「行,我等你。」
  放下电话,看了看表,快8:00了,肚子开始抗议了。叫起如云和月玲,带着三个美女去吃饭。「她要是什么也不知道,就只能直接跟胡学军摊牌了,那可不太有把握啊。」整晚都在考虑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