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神仙难耐诱惑

时间:2018-01-22 阿娟是新都酒楼高级餐厅的女部长,当我第一次见到她时还以为自己眼花,因为她和我当年的旧情人一模一样,连梨涡浅笑的神情也是一模一样。
她很斯文、大方,对我温柔贴,当年我癡恋的旧情人,今日竟重现眼前,可能是上天给我的回报吧!
忠心一片的我,终于做出对不起太太的事,同时我也尝透了恋爱的滋味。她不是一般卖笑的,她是一个初出校门的女学生,由于她很纯,我们发展得十分顺利。
当我第一次替她解开身上的衣服时,我感觉到她的羞怯、娇媚,和一股清新息。我拥着白细嫩的阿娟,冲动到不得了,可能她身上的幽香使人迷醉,我吻遍她身上每一处地方。同时也拚命的舔舐她的乳房她那光无毛的耻部。
我终于让自己的器官进入那小小而紧窄的地方,我刚刚进去一小部份,她已经现出痛苦神情。
「阿娟,是不是很痛!」
阿娟含着泪珠说:「哦!是有一点疼,不过我我喜欢你!」
她的普通话很好听,阴声细的拥着我,令我更加亢奋,犹如烧红的火棒。我慢慢推进,她抓着了床单,上唇紧紧咬着下唇,我停下来,香惜玉地吻着她。
「阿娟,我也喜欢你!」
「啊!」
终于完全进去了,阿娟的表情也开始舒缓,肉紧的态度也慢慢放鬆。我看着她媚眼如丝,小小梨涡,俏得令任何男人也不能抗拒。
我开始抽动,狭窄的通道促使我膨胀得更快,她也扭动着身向我退避。
「啊!」她由痛苦而呻吟,可能这是每一个女孩子的必经阶段。但我完全陷于兴奋状态,抽动也越来越快。她的呻吟刺激得我很厉害。
「啊!行哥!」
「阿娟,你感觉怎样?」
「啊!行哥!我不不要紧!」
我膨胀得很快,同时也洩得很快,因为阿娟给予我的刺激是前所末有的。我倒了下来,瞧见床上微红处处,我明白到阿娟为我而奉献第一次。我感谢地吻看她,可能这是缘份,一个如此娇艳的美女,居然爱上了我这个有妇之夫。
每天晚上,我们都急不及待地做爱,渐渐她更懂得温柔贴,侍服周到。
我很喜欢吻她,她的咀形很美,呵如兰,真是难得,小舌轻吐更是要命。
阿娟的温文贤淑,有如一只受保护的小鸟,我疯狂地吻着她。虽然,她那不大不小的乳房我己吻过很多次,但我依然爱不释手,我们一丝不挂的在大厅的地毡上翻过来滚过去。她反过来吻我,我仰天而躺,她吻着我的脸、颈项、耳珠,我感到一阵阵的快感由丹田缓缓涌出。
她是轻轻吻着,玉手也小心翼翼地替我拨弄,抚摸,这是我教她的,渐渐地,她开始懂得主动,抚摸的动作也比初时纯熟了。
软软的手指轻轻握了我的肉茎,急速的跳动之下也变得挺以英姿。她的身微微后退,小咀吻着我的胸膛,玉手在扫弄我的小袋子,我也兴奋得在捏她的乳房。
她的手指很有摄力,慢慢的扫,轻轻的弹,这情形比抚摸还要命。她舐着我的小肚,我知道她每次来到这个地步就会停止,因为她唯一的不喜欢就是吞吐我的小东西。所以,我也不勉强她,每次到此,我就跨身而上,直冲终点完事为止。谁知,今次出乎意料,她竟然越舐越低,刺激得令我迅速膨胀。接着,她竟然肯含我的龟头,她在我那硬得发光的表面轻轻舐着,她的小舌慢慢在舐,我却冲动得有如火山即将爆裂。
她的咀很可爱,她舐得我好舒服,望着她的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打圈,我有难以形容的刺激,她虽然还没有含进了我的东西,但我已经很满足,因为以她的纯形象,居然肯为我如此屈就。
她张开小咀,慢慢的含进去,这滋味实在好受到不得了,她还将偶然灼热的东西贴着她的粉脸。末曾真个已销魂。这话要来形容我现在的情景,就最恰当不过。
我竟然也呻吟,来宣洩我内心的兴奋,但我死忍强烈的冲动,享受着这销魂一刻。她替我舐着,吻着。终于,她居然完全吞没了。两个多月来她是第一次,我很兴奋,虽然她不懂得如何处理,但我已慢慢抽动起来。刺激程度令我无法抑制,我要发洩了!
「阿娟,我要喷了,你!」我想叫她移开,但她没有,反而吞吐得更厉害,我无法再继续忍耐,热流疾射而出,贯喉而入,但她完全承受。
她继续吮吸,直到我的地龟头不再于她小嘴里跳动,她还是紧紧含住。我得到一生以来最大的享受。
「阿娟。我爱你,我永远爱你!」
她肯为我献出一切,她用暖暖的毛巾替我包裹着发洩了的地方,这感觉很好受。她像小鸟依人的伏在我的臂弯,我轻吻她的额头,揉着她长长的秀髮。她的小嘴里透出我精液的息,但我已经忍不住地吻下去。
阿娟不但样子甜美,就是一把长髮很多女明星都不及她整而柔顺,我轻抚着,真是爱不释手。
「阿娟,你还没有舒服过哩!」
「行哥,我爱你,只要你舒服,我也舒服的。」她的说话声音不大,但是柔和得有如听音乐,我最喜欢这女孩子。
她的大腿轻轻靠看我的身,手指摸着我的腰,可能我太喜欢阿娟,休息一会我又按奈不住地拥着她吻,她也热情地和我四唇相接。她的小舌在我口腔撩弄,我也拚命的吸啜她的香液,很快,垂垂的东西又再坚硬起来,而且比第一次更加灼热挺拔。
「哦!你你好坏,这么快!」她娇羞的推开了我,轻轻转身,这欲拒还迎的感觉十分要命,我更加疯狂,更加亢奋。我扑过去拥着她,坚硬的东西紧紧贴着她软绵绵的屁股,双手就揉弄着她柔软而弹力十足的乳房。
「阿娟。我给你舒服。」
「哦!你自己想爽,还要欺骗人家。」她的娇媚十分自然,不太过份,也有调情的感觉。我紧张的吻看她的耳珠,她微微仰后迁就我的进攻。
「啊!」她出生呻叫了一声。
「阿娟。你实在太讨人欢喜啦。」
「行哥。你。你又想怎样。你刚刚才出了一次!」
「我。我要吞了你下肚。」
「啊。你喜欢怎样就怎样吧。」
我将她翻了过来,平卧着的身给我爬了上去,我下面在磨擦看她的身,咀巴却在吻她的眼。她的睫毛。她的鼻子,剩下来的手就拨弄着她的胸脯。
很快的。她的呼吸开始急速。我的手开始探进她的地方,一个敏感的地方,她很有节奏的在低叫。她的小舌在舐看乾热的咀唇,她寻我着的咀巴,她希望我吻她。因为她有这样的需要。但我很挑皮的将手指放了进去,她也肉紧地吸吮,我将另一手的手指探入她滑匿的阴道,并慢慢欣赏她慾念昇华的一刻。
由于我的前奏功夫恰当「,她显得很热情,脸儿微红,身子扭动,有不着边际的感觉。
「行哥!」
「哦!做什么!」
「咦!你好坏哟!你知道的,偏偏就要折磨人家。」
不错,我知道她的很需要,需要我去充实她,但我偏偏慢条斯理,有心戏弄她一下。就说道「我不知道你要什么?你说吧。」
「你你!」她羞怯地说不出口,玉手却拚命按看我的臀部向她的地方挤压,我还是故意恶在她附近撩拨。
「行哥,你进去嘛!」她拚命的迎合我,迁就我。
香惜玉之心令我不忍再戏弄她,何况她是我最心爱的女人。我深呼吸一下,然后直捣黄龙,完全抵住了她最深处的子宫。她双眉一皱,小嘴半开半合,双手紧紧抓着我的屁股。这份感觉很难形容,但我知道她已经在空虚无助的边际而找到了充实的来源。完全的充实令她又开心又满意。
我只是完全送了进去,紧紧抱着她柔软的身驱,却按兵不动,会别有一番滋味。
「哦哥哥!你怎么不动呀!」
「阿娟。我在欣赏你!」
本来半闭着双眼的阿娟微微张开一线。
「哦!来吧。你这坏人。」
硬硬的东西抵住了她暖暖的地方,轻轻摸看她的俏脸细意欣赏看她标緻的五宫。这感觉很好。真的另有一番滋味。比起较乱冲乱撞而发洩了的感觉,截然不同,这份呼之欲出的滋味非常过瘾。间歇性的动一两下,阿娟则表现得更加热情。
我伏下来吻她一下,她的小咀我最喜欢,捧看她的脸然后轻咬她的唇,真要命。
「摸摸我。」我捉着她的手向下。
「哟。好硬!」
我退了少许,湿润而挺拔的地方显示了我的雄风。她主动地拥看我吻。我知道她这个时候最需要。我开始厉兵骑马。开始冲刺。她的身柔若无骨,我则疯旺地进攻。
地毡上响起了醉人的交响乐。节奏由慢至快。她的阿娜腰肢在迎合,在捕捉,半开半台的小咀在呻吟,低叫,促使我的慾念昇华。
高潮已经接连而来,她是在期待最快感的一刻,我蓄势待发。澎湃的浪花已径汹涌而至,我歇斯底里的仰天长啸一声,淋漓尽致地完全输送给她。
「哇!」阿娟也叫了,暖烘哄的热流有如炮弹。香汗淋漓的阿娟紧紧的拥抱着我,她似乎想完全将我吸了进去。
强而有力的发射,依然在跳动,她抱得我更紧了,她的吻有如雨点,这是回报式的吻吧!她是得到很好的高潮了,我也倒在她的中,互相在喘,在轻抚,在回味看这份难忘的意境。
我退了出来!倒在旁边躺着,以免阿娟负荷太重,我是绝对希望她得到快乐的。她慢慢起床,拿来暖毛巾,然后替我敷住这个地方,这是很舒服的感觉。
阿娟已经完全进入我的生命中,她比我的太太更重要,我们不但在性爱方面配合,就算日常生活也投契到不得了。大家的嗜好也十分相同,闲时我们一起煮饭烧蔡,共进晚餐,滋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