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午夜奸魔 第一章 黑夜初奸

时间:2018-01-22 夜,是我最心爱的时刻,因无尽的夜空能令我血液里的奸虐细胞全面醒觉,而化身为午夜奸魔。
  这里是市内的公共屋村,大约有三十多栋高楼,而且警力薄弱,是我的理想地点。现在是晚上7:00,我主要在车站守候我的猎物,突然,面前经过一个少女,看似赶着回家的样子,我终于找到对象了。
  我悄悄地跟着她,沿途对她仔细分析,她身穿白色校裙,长髮及背,大约十五,六岁,但身材丰满,腰细细而胸围最少也有34寸,摇来摇去,令我慾火高涨。再看她的面容,眼大大肤色又白又滑,更令我难以忍耐。
  经过十多分钟路程,少女看来已到达目的地:一栋位于山边的大厦。我心里不禁偷笑,看来猎物已逃不出我的魔掌。我们一同走到电梯大堂,少女对于陌生男子的跟蹤仍毫不知情,而我却把握这空档好好打量着她,不知是否校裙太紧的关係,她的一双乳房比想像中更挺,待会我一定要好好品嚐。
  我和她一同走进电梯内,这里就只得我们二人,少女按了17字,而我却把握机会伸出手臂,先用手擦过她丰满的双乳,再按在电梯的关门掣上。她身体微微一颤,却没太大反应,而我却凭此动作充分了解她双峰的弹性。我对选择猎物很仔细,不足一定条件我是不会动手,经我的观察,她的面容是B级,身材是B级,但神态举止却是A级,看来她注定要成为我的猎物。
  电梯已到了少女的层数,我悄悄地尾随其后,看清四周无人,行动的时间到了,我亮出一把8寸长的尖刀,出奇不意地,先从后以左手紧按她的小嘴,再以右手的尖刀指向她的面颊。少女先是一呆,跟着便猛烈反抗,苦于嘴巴被按却发不出半点声响,我当然不会让她逃脱,先以右手在她肚上轰上两拳,再在她耳边说声:「若再反抗,便划花你的脸」,少女先是惊于我神拳之威,再被我恶言恐吓,只好乖乖听命于我。
  我先带她来到大厦的后楼梯,这里既无人烟,而且更方便逃走,是我行兇的好地方。
  我先放开按着她嘴巴的手,然后命她双手紧握楼梯的栏杆,我终于可好好观察这美女,只见她双目紧闭,眼角却流下泪水,身体因不安与惊吓而发颤。
  「害怕吗?别紧张,我们先玩个游戏吧!」说完,我已一手按在她的膝盖上。
  「我们现在玩问答游戏,我问你答,若答错的话,我的手便会向上移,我们就开始吧。你叫什么名字?」
  「慧仪」,少女以微弱的声线答着。
  「很好,慧仪,你多少岁?」
  「16岁。」
  「那你有没有男朋友?」
  慧仪迟疑了一会,我的手移上了点。
  「没有」,慧仪慌忙回答。
  「那么,你仍是处女吧?」她点点头。
  「你还没有回答我啊!」我的手再往上升。
  「还是」,慧仪哭着回答。
  「我的手在哪?」
  「我的大腿上」,慧仪答。
  我一边问着问题,手却抚摸着她的大腿,她的皮肤很滑,手感也很好。我一面享受着一面问问题:
  「你的胸围多大?」
  「35D"。
  我心中震惊,手却已到了大腿边沿,一面抚摸她的内裤,一边问:
  「你的内裤颜色?」
  「粉红色」,慧仪答道。
  「我不相信」,但手已离开她的内裤,「现在拉起裙子证明给我看。」
  慧仪那敢不从,于是慢慢揭起裙子,而我当然是在超近距离欣赏这幕。我一面命令她揭高些,自己也往前移近。我以舌尖轻舔她的内裙,享受她的气味,然后说:「你说谎,我要处罚你。」
  慧仪满心震惊,于是我命她脱下内裤,我接过她的内裤,看了看便放进袋中,其实她并未说谎,只不过是我希望好好虐待她。
  「现在跪在我的面前。」
  我站直身并从裤裆中抽出鸡巴来,我的鸡巴因刚才的连番抚弄已硬直起来,八寸长的巨龙在张牙舞爪,我喝令慧俦伸出舌头,像舔雪糕一样舔我的鸡巴。慧仪看来全无经验,舌尖全舔在我的敏感地带,我一边享受着连番快感,一双手却从不闲着,隔着衣服一边一只地揉动着她的35寸巨乳。我的鸡巴在慧仪的口腔内不停抽插,她湿润的口腔、温柔的舌头不断刺激着我的每一条神经,终于我将白浊的液体全数射进她的嘴内,我看着精液从这美女的嘴角不断滴下,达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我当然不会就此放过她,我喝令慧仪转身手按墙壁,而我则一手伸进她的裙内,玩弄着处女的禁地,另一手则不停解开她身上的衣扣,并从衣领伸手入内不停摸索,慧仪拥有35寸的巨乳,只靠一只手自然掌握不住,我只好以指尖夹着她的奶头不停来回转动,而另一只手则玩弄着她的阴唇,我再以舌尖吸啜她的耳珠,令慧仪全身沐浴在强烈的快感中,从她湿润的下体,硬直的乳尖来看,是时候了。
  我心中喝了一句,然后粗暴地撕碎她余下的衣衫、脱掉她的乳罩,现在这美丽的慧仪已全裸的站在面前。我从袋中拿出手扣,将她双手扣在她的身后,慧仪看来也明白将会发生何事,不断做着最后挣扎,但她的反抗不单白费功夫,反而更进一步刺激我的摧残慾望。
  我将她整个紧按墙边,低头吸啜她的乳尖,不时更以牙齿咬扯,而另一只手则紧接着慧仪的阴部,并以中指突入阴道内,慧仪受着连番沖激不禁声泪驱下。我则继续以指头玩弄其阴核,慧仪乳香四溢,令我不禁一口咬下,我将手抽离她的下体,手上沾满了透明的液体,我将手拿到她面前:
  「我亲爱的慧仪啊!看看,这是你的爱液。」
  我以舌头尝了尝,便把爱泪尽数抹在我的鸡巴上,我的鸡巴比先前更大更直,看来是时候了。我将慧仪压在墙壁上,并以双脚强行分开慧仪的一双美腿,双手则化为鹰爪抓着她的巨乳不放,手指则夹紧她的乳头,嘴巴则强吻着她,舌头更伸进她的嘴内。慧仪双手被手扣扣着,对我的攻击根本豪无还击之力,我的舌头则吸啜着她的香舌不放,慧仪的嘴腔内还残留着我精液的气味,这却令我更为兴奋,我那八寸长的鸡巴已顶在慧仪的阴唇上,部份龟头更插进阴道内,看来炮台已经装好了。
  我在心里倒数:「五,四,三,二,一!」随之而来的便是奋力一顶,我的整条鸡巴便结结实实的插进慧仪的花蕊内,突然失去处子之身令慧仪痛得泪流满面,而我则痛快得难以形容。
  慧仪的肉壁紧紧包着我的鸡巴,抵抗着我的每一下攻击,而我的鸡巴却毫不理会,不断反覆进进出出,像打桩机一样越插越快、越插越深。阴道口流出透明的分泌混和着处女的血丝,可怜的慧仪早已哭得梨花带雨,而我丝毫没有理会,享受着破处的快感。我的鸡巴早已顶进阴道的尽头,火热的龟头紧迫着慧仪柔软的子宫,我享受着慧仪肉壁的紧压,子宫腔内传来阵阵收缩,越压越紧,慧仪的肉壁就像一个紧扣重重地锁着我的鸡巴。
  我向慧仪说:「是时候给你纪念品了。」
  我的鸡巴更大更深的插入慧仪的子宫内,不停地疯狂插着,就在我到达高潮的瞬间,将鸡巴插进慧仪的子宫最深处。我对慧仪说:
  「我要你这一生,体内都带有我的精液。」
  便将无数的精液尽数洩在慧仪的子宫内,连续的射精足足维持了四、五分钟,数量多得由慧仪的阴道口满溢出来,而慧仪则无力地倒在地上,看着一切发生。我躬下身吻着慧仪的阴唇,将多余的精液、慧仪的爱液和处女的血丝吸了一口,便往慧仪的嘴内灌,而她亦只得把这些混合物全数喝下。
  看着我美丽的杰作无力地倒在地上,我心里仍不满足,于是我坐在慧仪的肚子上,对慧仪说:
  「你的35D乳房质数不错,可惜刚才我并没有玩够,现在我们再来继续吧!」
  也不理慧仪的反对,强行把她的35D巨乳挤压出一条深深的乳沟,并把我的大鸡巴夹在其中,我对慧仪说:
  「这招叫『波霸热狗肠』,你好好享受吧!」便不停前后磨擦。
  看到慧仪痛苦的表情,却令我更为兴奋。其实慧仪的乳房不单止大,而且很挺又富弹性,令我非常满意。我用指尖捏着慧仪的乳头,把她的双峰越夹越紧,快感也越来越强,终于一洩如注。我的鸡巴没因第三次射精而有所减弱,精液就如一道白色水柱一样,强劲地打在慧仪美丽的脸蛋和高耸的乳房上。
  看见慧仪一脸精液,嘴角和下体不断流出我的杰作,我感到满足非常,留下赤裸裸的慧仪,踏着轻快的步伐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