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玲珑孽怨 第廿九章 怒欲绳牵

时间:2018-01-21 成进哈哈大笑,火气渐消。看着赵霜茹衔泪将口里腥臭的尿液都嚥了下去,拍拍她的脸,道:「嘿嘿,告诉你一件事,你妹子快要给你生个小外甥了!你是不是也应该给我生一个啊?哈哈!」
  赵霜茹哪敢吱声,垂头坐在地上,伸手轻轻地拭去嘴角流出来的一点残余尿液。
  成进道:「去杖杖口,顺便把你下面两个骚洞洞洗乾净,嘿嘿!」
  虎子笑道:「那恭喜小少爷啦,要做爹了。」
  成进道:「呸,赵老贼的女儿生的!」
  虎子道:「让老贼的女儿替你生儿子,也算是报仇的一种嘛,哈哈哈!」
  成进呵呵一笑,道:「也对。」见赵霜茹已回来垂手站到面前,伸手揉了揉她的乳房,道:「你说好不好?」
  赵霜茹面色雪白,心里怕得要命,却如何敢说个「不」字?嚅嚅嗯了一声。
  成进道:「手放到背后。」
  赵霜茹刚刚被解开不一会儿,一听又要绑,脸色又是一变,讪讪地看了成进一眼,双手乖乖别到背后。成进提过绳子,将她两只上臂贴在一起,绕了十几圈绑紧,将绳子一提,赵霜茹双手上举,肩膀吃痛,身子前俯,一对软绵绵的乳房在身下一顿一顿地。
  成进一只巨掌在她胸前一托,轮番抓着两只乳房揉着,笑道:「茹奴啊,你这对奶子可没蓉茹的那么挺啦,我看得让它们也弄结实一点。」没等赵霜茹弄明白怎么回事,绳子已缠到胸前来了。
  成进将捆手臂的绳子拉到赵霜茹胸前,绕着左乳根部打了个圈,用力一拉。
  只听赵霜茹一声惨叫,绳子勒住她左乳的根部,将乳房的前部勒得鼓涨起来,整只乳房变成一个葫芦状,原本雪白的乳肉给勒得发紫。成进伸手在她乳头上弹了一弹,笑道:「你看,现在你的奶子比蓉奴的还坚挺呢,哈哈!」
  赵霜茹哭道:「好痛啊,饶了我吧……」成进笑了笑:「还有这边呢!」将她右乳也如法炮製,然后把绳子紧紧捆在她身后臂上,将她双臂紧贴后背,又绕过胸前交叉捆实。
  赵霜茹双乳剧痛难忍,头上直冒冷汗,情知再求饶也是没用,这个畜生分明就是有意来折磨自己,当下只好拚命咬牙忍痛。
  成进笑道:「还没完呢!」将赵霜茹推倒到床上,抓起她双腿压到胸前,把她两只脚踝拧到她颈后交叉捆紧。
  赵霜茹身子自腰部被折成二折,变成头枕着自己双脚,屁股向上,阴户和菊穴都朝天敞开。赵霜茹难受之极,但身子越挣扎却越痛,气喘连声,不禁放声大哭起来。
  成进伸手捅一捅她的阴户,喝道:「哭什么哭!想死啊?」但赵霜茹悲从中来,身子难受之极,虽拚命忍着,却还是禁不住抽泣。
  成进不去理她,双手把玩着她那对给勒成圆紫球的乳房。赵霜茹乳房一给触动,更是剧痛攻心,哭得更是响亮。成进骂道:「还鬼叫?欠干?」挺起肉棒便即插入赵霜茹那没遮拦的阴穴:「是不是很想给我生个小孩?嘿嘿!」
  赵霜茹哀号一声,不敢再动弹,听任他的肉棒在自己已经全身酸痛的体内肆虐,口里只是「啊啊」乱叫,阴穴中传来的古怪快感只有熬得她更加难受。
  成进笑咪咪地看着赵霜茹因痛苦而扭曲了的俏脸,一边猛力抽插着她温柔的销魂洞。此时此刻,他真正地沉浸于自己创造出来的暴虐梦境,在赵霜茹面前,他可以抛却一切的伪装和心理的障碍,做一个实实在在的恶人。
  赵霜茹可怜的阴唇在猛烈的磨擦之下略呈潮红,唇肉外翻,并不湿润的阴道给冲击得隐隐作痛。赵霜茹无助地哀号着,成进脸上的狞笑使她明白这一切还未完。
  果然,屁眼上有异物捅进,随即一股清凉的液体由肛门流入直肠,赵霜茹看到成进背后的虎子正笑嘻嘻地将一罐液体通过什么器具倒向自己的屁股。瞬间肚里「咕咕」作响,犹如翻云覆海一般,便意大盛。赵霜茹「啊」的一声大叫,突然屁股一紧,虎子将一小块软木塞住了她的肛门。
  赵霜茹粉脸涨得通红,下腹中翻滚的便意直冲脑门,却苦于无法洩出,这下她立时连叫也叫不出声了,张大口,喉中「嗯嗯」作响,轻哼道:「饶……饶了我吧,我顶不住了……」用力收紧括约肌,全神忍住便意,就连乳房上的剧痛、阴户中的肆虐也顾不到了。
  成进只觉她阴户骤然收紧,阴部的肌肉绷得紧紧的,将他的肉棒包得十分舒服,笑道:「茹奴,你的骚穴可从来没这么紧过呀,这法儿不错!哈哈!」肉棒加紧抽插着,要趁这难得的时机好好吸尽这骚货最后一丝能量。
  赵霜茹身上已是汗如雨洒,只觉肠中物事立时便要破腔而出,忍耐已到了极点。哀求道:「我……我真的不行了……」
  成进笑了笑,将她身子抱起倾斜,屁股拉离床沿,屁眼向下,将肉棒深深顶入赵霜茹的子宫中,道:「行了。」赵霜茹只觉肛门一鬆,大便猛洩而出,都拉在虎子早备好马桶之中。
  虎子手捏着鼻子:「好臭!好臭!」移开马桶,笑吟吟地看着赵霜茹,道:「茹奴,你说跟下来要怎么样?」
  赵霜茹情知不免,腹中秽物一去,被捆绑的身子在酸痛得难受,何况还有一根大肉棒在插在阴户之中,当下只好抽泣道:「请……请插茹奴的小屁股……」
  成进「嘿嘿」一声笑,将赵霜茹按回床上,趴在她身子,肉棒又开始在她阴穴中冲撞起来。虎子则站在地上,将肉棒捅入赵霜茹刚刚遭受过一次洗礼的肛门之中。
  赵霜茹全身越来越酸痛,几乎便要麻痺了,两根肉棒更是插得她哀叫连声。
  她双眼空洞地转在一旁,那还捆作一团吊在半空的方漪蓉正偷偷瞥着自己这正饱遭凌虐的玉躯,赵霜茹连番的惨叫声早就把她吵醒了。
  虎子转过身去,笑问道:「蓉奴看得好嫉妒是不是?想少爷的肉棒了吧?嘿嘿!」方漪蓉咬牙转过脸去。
  虎子「嘿嘿」一笑,肉棒又猛抽几下,伸手「啪」的在赵霜茹雪白的股丘上重重打了一记,耳听赵霜茹「啊」的一声,哈哈大笑将肉棒抽出,随手在旁边拿了一根小木棒捅回赵霜茹的肛门,转身走到方漪蓉身后,用力掰开她两片股丘,将肉棒捅入她屁眼中。
  方漪蓉咬牙忍痛,吊了这大半天,全身早已酸软无力,只觉身子已不是自己的,肛门被侵入对这两天的她来说已是十分平常的事。虎子双手伸到她身下,捏紧她双乳,抓着她的身子一下一下地撞向自己。方漪蓉身心疲惫,接近不断的凌辱令她头脑不禁浑浑噩噩,浑不知自己身处何地,口里轻轻地哼着,眼前渐渐模糊起来。
  虎子肉棒在方漪蓉屁眼中抽插一阵,又转到她阴户中捣弄,每一次强姦这大美人都令他极为惬意。肉棒在方漪蓉受创的阴户中轻磨猛捅,肆意地享受这女人最隐私地方的每一分一寸。
  到他将精液都灌注在方漪蓉体内的时候,他才发觉,这胯下女孩已经惺眼半闭,神智模糊了。
  虎子「呵呵」一笑,将湿漉漉的肉棒在方漪蓉的乳房上擦拭,转头见成进已从赵霜茹身上下来了,赵霜茹正闭着眼大口大口地喘气,她两片阴唇大开,一股乳白色的液体从里面缓缓流出来,通过会阴部,将她的菊花口弄得稀糊一片。
  成进跟虎子相视一笑,成进道:「你倒舒服了,整天泡在温柔乡,有这么两个如花似玉的美人任你玩,可别干坏了身子啊,哈哈!」
  虎子笑道:「哪顾得了这么多,整天看着她们那圆鼓鼓的奶子、光溜溜的屁股,谁忍得住?」跟成进细述这两日来如何玩弄方漪蓉的故事。
  「……我可什么方法都用遍了,这臭小娘还是得要命,不是哭就是骂,真没办法。」
  成进一边用手在赵霜茹下身抹了精液涂在她的奶头上,一边笑着说:「还是茹奴乖,是不是?」
  赵霜茹忙道:「我很乖……放开我吧,好难受啊……」成进嘿嘿笑道:「我就喜欢看你这副模样,够贱!」赵霜茹无可奈何,只有暗暗啼哭。
  正说话间,忽听外面有敲门声。成进一惊,示意虎子将二女的嘴绑好,走出天井,跃到屋顶,沿屋顶轻步走向外围,虎子跟在他身后。
  敲门之声不绝,只听一个小女孩的叫声:「里面有人吗?」成进示意虎子噤声,两人走到大门屋顶上,却不见门外之人,料想她站在屋檐下,看不到。虎子轻声道:「怎么办?」忽然发觉成进身上一丝不挂,不禁轻声笑了出来。
  成进瞪了他一眼:「有什么好笑,你不也一样?」肚里却也不禁好笑。
  下面那声音又道:「有人吗?我家小姐路过贵府,想讨碗水喝……三小姐,这里好像没人住呀!」另一个女声道:「那就算了吧,反正也快到家了。青儿莲儿,走吧。」
  成进心中一凛,低声说道:「是赵老贼的三女儿霜瑶。」虎子喜道:「那正好……」成进摇手道:「她们不进去就别动手,有的是机会。赵老贼这当儿正多事,这丫头要是在这一带失蹤,难保他们不寻来……」
  虎子正点头间,却听下面又道:「反正没人住,进去又有什么关係……」成进眉头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