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平凡家庭之近亲相姦

时间:2018-01-20 到了晚上睡觉时,我躺在床上想不知道姐今晚会不会来。如果姐不来的话,那就只好吃自助餐了,我不能去姐睡的房间,因为妈和姐和妹一起睡的。等了很久都快睡着了姐一直没来,我等不及了起床到客厅看看。到客厅后发觉妈坐在客厅里不知道在想什么,我走过去坐在妈的旁边。她问我也跟她一样睡不着呀,其实我是很睏了,不过我还是说睡不着。妈握着我的手笑着说年纪轻轻的怎会睡不着呢?我开玩笑的说没有妈陪所以睡不着。我话一出口就马上后悔了,这种话在好几年前可以是跟妈之间的打情骂俏,但现在却是非常轻挑的。我想妈大概又会生气了。
结果出乎意料之外的,妈不但没生气,还笑着说不会自己解决呀。我听了愣了一下,妈不生我的气了吗,可是过了那么多年了,妈一直跟我保持正常的母子伦常关系,怎么现在会这样子讲话呢?难道妈不再气我了,解禁了吗?我心想如果真的如此那一定要把握机会攻破妈的防线,万一妈只是一时想开,而我又没把握这机会,那下一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于是我搂着妈的腰,亲了妈的脸颊一下说我想跟妈睡。妈笑着说她都这么老了还有兴趣呀。我说当然有呀,而且这些前来朝思暮想,就是想跟妈好。妈说我还是没变,还是那样子。我没理会妈说的我是什么样子,那不重要了。我在妈的耳旁轻声说到我房间聊天,妈用眼白瞄了我一眼没回答。我见机不可失,就硬拉着妈进我房间了。
进房间把门锁上后我立刻抱着妈热吻,妈有点害羞的样子一直闪。我双手开始游走,把妈的衣服一件件脱下来。妈很顺的让我脱,不像以前那样怕被其他人知道。很快的妈就全裸了,我把妈扶到床上让妈躺着,我自己也脱光自己衣服上床。上床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吻遍妈全身,然后帮妈口交。可能是太久没做了,妈的反应蛮激烈的,全身一直颤抖,但忍着不敢叫出声来,但从鼻音可知道妈很兴奋了。我边帮妈口交,边把下身往妈的头部移,一直将我的阴茎移到妈的眼前。妈很自动的握着我的阴茎就往嘴里塞了。
好久没被吹喇叭了,感觉好舒服。没多久我忍不住了,翻过身来拉开妈的腿就插进去了。就像旧情人久逢一般,我疯狂的猛插猛抽,妈被我插的哼声连连。这次也没维持太久就射精了。射完精后我趴在妈身上抱着妈,妈一直亲吻我,就像以前那样子。
缠绵了一会后,我起身来让妈喘口气。妈怕有人进来所以把衣服穿上,然后两人一起坐在床上聊聊天。妈问我这几年来她都不跟我亲热,我会不会很气她。我说不会,但是会很想。妈抱着我聊了很久,聊她的心理感受,其实妈也是会想,只是找不道台阶下。妈又问我她是不是老很多了,这时妈已经过四十了,确实是老了些。我没说话,妈说她也知道她人老珠黄了,原本想就算她想我大概也提不起兴趣了。妈是比以前老了些,但还是可以让我感觉兴奋。我亲了妈一下,在妈的耳旁轻声说我还要。妈笑得很开心,叫我躺平,然后她开始亲吻我全身,从头到脖子到胸部,最后停在阴茎上吸了起来。
然后妈把自己的裤子脱下来,跨坐在我身上,用女上男下的姿式做起来了。我好惊讶,因为妈一向都很被动的,很害羞的。我坐在我身上不断的上下摇着,把妈的衣服拉开让乳房露出来。露出来的乳房随着动作上下摇摆,性感极了。我怕妈太累,所以也一上一下的挺着。
没多久妈的高潮来了,整个人趴在我身上喘气。我把妈翻过来,用我最喜欢的老汉推车努力的干着妈的小穴,然后又换狗爬式。前前后后我们换了好多姿式,到最后两人都精疲力尽,妈帮我吹喇叭吹出来。
事后休息了一下,妈就赶紧回房了。我觉得身上黏黏的,于是到浴室想沖个澡。没想到就在浴室门口遇到姐姐,姐很神秘的拉着我回房间。回房间后我问姐什么是干嘛神秘兮兮的,结果姐说我刚跟妈做爱她全都看见了。我有点吃惊,但不会紧张,因为跟姐已有一腿了。姐说她本来晚上想来找我的,结果被妈捷足先登了。姐问我还有没有力气,我说有呀。于是姐要我先去洗个澡,她在房间等我。
我洗好回房间,姐正坐在床上。我关上房门上床跟姐说我和妈干了两次,鸡鸡有点累了,要姐帮我吹喇叭把它吹硬。姐二话不说,脱掉我的裤子握的我的阴茎就往嘴里塞了。跟妈吹的一样舒服,但姐的舌头会翻滚,比妈高明多了。很快的就硬起来了,然后我把姐的衣服脱光,拉开姐的双腿时姐的穴已经湿了一大片了。我握着阴茎插了进去,姐很舒服的叫了起来,我连忙把姐的嘴摀住,叫姐小声点。
由于第三次了,干了很久都出不来,最后我跟姐都受不了了。姐问我要不要试试肛交,我听了又吃了一惊。我当然要呀,于是我问姐真的可以吗,姐说可以,她曾被她老公插过屁眼,但她老公的阴茎比我的小多了,她说要小心点。于是我把姐翻身成狗爬式,涂些口水在姐的屁眼上跟我的龟头上,然后握着阴茎对準屁眼开始插。可能是没经验,还是不够润滑,怎么插就是插不进去,反而弄得我的龟头好痛。后来实在没办法了,只好放弃。
最后为了要射精,只好插到姐的嘴中抽插,直到射精。射完精后姐说她的嘴巴很酸很痛,喉咙也被我顶得很想呕吐,大概明天不能吃东西了。
就这样每天晚上都跟妈和姐大战,妈上半夜,姐下半夜,然后我白天睡觉。
春假结束后回学校上课,有时候姐会来找我,然后我们就会找家宾馆大战一场。姐说我的性能力比她老公强多了,鸡鸡也大多了。我也没让姐失望,每次都会让姐高潮连连,呼声震天。叫床姐就比妈强多了,妈也是会叫床,但很含蓄,很节制。姐一点都不节制,叫得又大声,又淫秽,什么肉麻恶心话全叫得出口,有时就这样被叫到射精。
在多次的尝试之后,我终于成功的插姐的屁眼了。我套上保险套又抹婴儿油,姐的屁眼也抹,连屁眼里面都用手指伸进去抹。然后进一点一点的插进去了,插得姐龇牙裂嘴的,又是哭又是叫,可是我在兴头上也不管这么多了,大起大落直插到射精才停下来。
事后姐一直怪我不会惜香怜玉,痛了好几天才恢复。我倒觉得姐太小看我这根宝贝了,以为就像她老公一样短小。不过插屁眼真的很爽,而且不是因为屁眼比较紧,而是那种感觉,一种凌虐的感觉。之后每次跟姐做爱就会要求肛交,但姐不一定每次都会答应。
跟姐肛交上了瘾,有一次就打妈的主意。我问妈可不可以肛交,妈听不懂,我解释给妈听,妈听了觉得很不可思议,觉的插屁眼实在太奇怪了。我怎么跟她解释都不行,后来乾脆去租A片,趁家没人的时候放给妈看。妈看得目瞪口呆,觉得那么大的一根阴茎插进屁眼里去根本就是在耍特技,不是正常的性行为。我讲给姐听,姐说乾脆把两人合力把妈绑起来,让我大干特干一番。我知道姐是开玩笑的,不过倒有点想这样子做。
跟姐之间的事没能隐藏太久,大概是我和姐太嚣张的,而且姐叫床声又大。老爸睡一楼可能还没关系,但妈的房间跟我就只隔着浴室,万一妈或妹半夜起床上厕所,那就很容易被发现了。但是姐不大怕被妈和妹发现,因为妈跟我早在好多年前就做了,大不了母女一起来。被小妹知道也无所谓,因为姐向来跟小妹最要好,连离婚的事全家都只有小妹跟她站在同一阵线。
以我们嚣张的程度当然是被发现了,第一个发现的是妈。妈半夜起床想下楼喝水,在走廊听到姐的叫床声。妈就在我房间门口听,然后回房间发现姐不在床上,所以确定是我跟姐在房间做爱。
隔天姐去上班时妈就到我房间问我了,那时我刚盥洗完在房间发呆。妈进来坐在床沿就问我昨晚是不是跟姐在做爱,我心一震,但随既稳定下来,因为我早知道迟早会被妈或妹发现。于是我承认了,妈没说什么,也不能说什么,因为妈自己都跟我有很密切的性关系,伦常观念已站不住脚。妈歎口气问说有多久了,有多濒繁。我意识到妈是在吃醋,因为姐比妈年轻,比妈漂亮,身材也比妈好。不管从任何角度看,就做爱对象的条件而言,姐都比妈好。妈当然有自知,所以妈吃醋了。
我仔细的看着妈,发觉妈真的老了。脸上的皱纹一天比一天多,皮肤也慢慢的变粗糙,失去光泽。身材也走样了,下半身变臃肿,乳房也萎缩下垂。但我还是觉得妈很性感的,还是让我很兴奋的,或许是我有癖吧,跟自己的妈做爱就倍觉兴奋。
妈没说什么,但我知道妈想说什么。我抱着妈说我还是很爱妈的,妈问我以后还会不会跟她做,我说只要妈愿意我就会做。然后妈就出去了,我很难过,我情愿妈骂我一顿,但现在却变成妈害怕我有新欢就不再理她了。这种害怕失去所爱的感觉我很能够了解,所以我特别心痛。
那天睡午觉时我到妈的房间跟妈做了几乎一个下午,从躺着,趴着,跪着,坐着,站着,几乎用尽了想得出来的姿式。从房间做到浴室,到楼梯口。妈高潮一次我又次,我也洩了好几次。
晚餐后,妈私底下跟我说晚上就让我陪姐,但是要注意身体。晚上姐来我房间的时候,我把事情告诉姐了。姐听了说要去找妈谈一谈,我说最好不要,因为妹也在妈房里睡,姐说那到我房间谈好了。我无所谓,反正事情都曝光了,大家摊开来谈一谈也好,总比闷在心里不上不下来得好。于是姐就把妈请来我房间,然后三个人就谈起来了。大都是姐在跟妈谈,我坐在旁边有点像透明的。谈得都很心平气合,因为两个女人有点同病相怜,两人都是另一半不行了,有性需求。
最后她们说好三个人维持目前的关系,但不要让我太操劳了,喔,终于想到我的存在了。然后妈笑着叫我跟姐要早点睡,不要玩太晚了,她就转身回房了。就在这时候我突然想到何不来个三人游戏。于是我低声跟姐说让妈跟我们一起做,姐笑着说我想一箭双雕,然后就追出去把妈拉回来。她们一进门我就把房门锁起来,妈莫名其妙问我们要干什么,姐跟妈说要两女服侍一夫。然后就开始脱妈的衣服,我也帮姐。妈一面挣扎一面说难为情,但很快的身上衣服全被剥光了。然后我跟姐也全脱了,三个人就挤在我床上玩了起来。
姐说妈很辛苦,要我先干妈。但妈说下午已经干了很多次了,要我先干姐。我看她们推来推去了,就决定先由妈来。我躺着,然后叫妈跨坐在我头上我帮她口交,同时姐也在下面帮我吹喇叭。等我硬了,妈的穴也湿了,我让妈躺下来腿张开,我握着阴茎开始干妈的穴了。边干姐还帮我推屁股,有时推太大力了妈就被干得哇哇叫。姐推了一会不推了,坐在妈旁边搓揉妈的奶子,然后又把妈的奶头含到嘴里。妈被我跟姐上下围攻,爽得全身乱颤,哼声连连。
姐开始往上亲,亲妈的肩膀,脖子,脸颊,最后嘴对嘴就亲下去了。妈大该爽得搞不清楚谁是谁,跟姐就热吻起来了,四唇相接,两舌缠绕,就比跟我亲嘴来热情。妈来了好几次高潮,神智开始有点迷糊了,从穴流出来的淫水,把床单都弄溼了,连我的卵蛋跟大腿也都湿了。
我看妈差不多了,该换干姐了。我把阴茎拔出来,叫姐用狗爬式的,我从后面插进去。姐大概等太久了,我一插进去姐就叫,我连忙把姐的嘴摀起来,连妈都吓了一跳而清醒。我用力的干着姐的穴,妈也不甘寂寞在一旁搓姐的奶子,不过姐的奶子不怎么大,虽然妈的奶子有点下垂了,但看起来比姐还大。我一直换姿式,而且一直忍着不射,因为我还想在干妈,然后要在妈的穴里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