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校园豔遇

时间:2018-01-20 记得那年,我19岁,刚考上大学,就像脱疆的野马般,挣脱了父母的束缚,独自来到台北。在高中时我立下了两个上大学后的目标:1.把美眉,满足心灵 2.打工,自给自足。想不到,才进大学不到一年,这两个目标都达成了,还达成了计画外的『第三目标』。
刚上大一的那年暑假,我闲来无事,翻开报纸的徵才版,见到那角落一个『XX补习班徵辅导老师』的广告,数学系的我哪肯放下这大好机会?二话不说就填个履历表应徵去了,也莫名其妙的被班主任给录取,通知我下週一开始来上班。
上班的第一天,由于还没开学,补习班除了几个招生部门的工作人员外,就只剩下我和另一个数学辅导老师了。班主任要我们坐的第一件工作是编讲义,我和她两个新手就在成堆的考券、参考书中检剪贴贴,这一弄就是一个早上;到了下午,两人对这工作似乎已经感到乏味,反正班主任不在,我们俩就一边编讲义,一边天南地北的瞎扯起来,并约好下班后到附近的咖啡馆喝个咖啡聊聊天。
好不容易,等我们编完今天的进度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我们走进那咖啡馆,选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可能是因为在补习班时我都低着头在写东西,所以没看清楚她到底长得怎样,这会儿可给我瞧仔细了;她大约165CM、有点瘦,脸蛋很有古典美,走起路来很有古典美人的韵味。
她叫小钰,住台北,父母都在大陆做生意,她就和姊姊一起住,上大学后就搬来外面住。和她聊了将近2个小时,都已经快十点了;这时她的手机响起,nokia8850,真是有钱人家。她在外面讲了大约20分钟才回来,此时她的脸上似乎带着几分忧愁。
『怎么了?谁打来的?』我问,『朋友打来的,没事。』她的回答有点哽咽。眼看时间不早了,我结了帐,同他一起不出这咖啡厅。她说要搭捷运回士林,我心里一惊,我也正好住士林,就和她搭同一班车回家。
因为只是初识,所以我们连牵手也没有,只是像朋友一般比肩而行;在台北的捷运电联车上,她轻轻的碰了我的手一下,起初我不以为意,想不到她居然把另一只手也伸过来,用双手抚摸着我的左手;这时我全身发热了起来,从来没有女生这样摸我,我瞄了她一眼,她居然用那如珍珠般泛着泪珠的明眸望着我,一时之间我还真是无言以对。
『妳..你要…』我的舌头像打结似的,好不容易才几出了这几个字。这时,她的心灵彷彿决提了,泪水像断线的珍珠般落下,他用手摀住嘴,发出阵阵的缀泣声,头也侧躺到我的左肩上。
我下意识的扶住她,轻轻的拍着她的背,身子又更热了……过了不久,已经到了士林战,我搀扶她下车和她一同回到她的住处。天啊!这真是太扯了,我和她居然是住同一栋公寓!他要我到她的房间,我一时之间想不到拒绝的理由,只好和她进去,才刚关上门,她已经无法控制的嚎啕大哭。回到卧房,跌坐在床上。看着她花容失色的样子,我也有点惊慌失措。
『小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以告诉我吗?』我结巴的问她。这时她站了起来,用双手篓住我的脖子,把我押到床上。接着,又用那樱唇轻吻我的脸颊、额头、脖子,最后伸进了我嘴里。在两片舌头交缠的过程中,那种感觉真是难以形容,更有股从未有过的快感;
我不知道她的技术算不算好,但那真的是我这被子第一次感受到这种快要窒息的满足感;在几阵起伏后,我感受到她那小而弥坚的胸部在我胸前磨动,我下面也自然的硬了起来,就顶在她的短裙下方,因为她双脚跨在我身上,所以裙子拉得很高,她的小穴个着内裤和我的帐篷有了接触,这一阵阵摩擦她也可能产生快感吧!
后来,她把我的牛仔裤给拖了,还把我衬衫的扣子解开;这时我也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了,我翻过身,把她压在下面,解开他上衣的扣子,解开她胸罩,轻轻的抚摸着…,另一只手脱掉她的短裙和内裤,她也合作的帮我脱下内裤。舌头也没闲着,想人舌头还是不断交缠着,不时喘着大气。
我却有点慌了,看着她的胴体却不知到下一步该怎么做;有点尴尬,只好一边亲吻她,一边想着该如何继续。真懊恼平常装纯洁,不多做点『功课』,终于嚐到『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的恶果。这时她搂住我,在我耳边轻轻说道:
『我还是处女,对我温柔点』,这真令我难以置信。我顺是从她的樱唇一路亲下去,亲到脖子、乳房、腰际,再往下一探;果然,应不还有一层粉红色的薄膜,应该是处女膜吧!就在这天,一对处男处女裸裎相见,献上了宝贵的第一次给对方。
我先用勃起的弟弟在阴蒂上摩擦,好让她湿一点,果然越来越湿了,这也使我能快速的继续摩擦,她也哼出声来;我俩的身子都渐渐的热了起来,突然间,她的爱液喷发了出来,淋湿了我的龟头,也激起了我的情慾,我用力的在阴道口试着把达到『充能状态』的阴茎塞进她的阴道里,不过因为技术不纯熟,试了几都没成功,最后还没插进去就射了,射在她的外阴部和大腿上。
这又让我尴尬第二次了,因为运量已久的情慾似乎已经射尽;不过看着她大口喘气和呻吟,我意识到为她『破处』的责任,于是我重新振作,让弟弟再次硬起来,用力一插,果然给我插进去了;可是她的阴道好紧,只能把半支弟弟插进去,几次『攻顶』都失败了。
不过在几次抽插后,她又再洩了一次,来伴随着大声的浪叫。我也克制不住的用力抽插,把精液前射在里面,那感觉真是爽。但连射两次还真要人命,我浑身无力的摊在她身上,问她:
『亲爱的,舒服吗??』她微弱的答道:『再来,我还要。』虽然我已经头昏脑胀,但如果今天不满足他,似乎有点不尽人情,于是我把她翻过来,用手擦她的背、腰,抚摸那富有弹性的玉臀,将第三度启动的阴茎插入她的菊花,双手在前面把她的乳房一抓一放,搞得她开始浪叫起来,小屁屁还大力的扭动着,勾引我射精。
就在快出来时,我抽了出来,把她翻回正面,再度插入她的阴道摩擦,使她又一次的高潮,我随后也将滚热的精液射进她的子宫…这场激战中,我总共射了六次,她洩了十次,最后两人无力的相拥在单人床上。看看墙上的钟,已经是淩晨两点了,看到时有点下一跳,没想到一搞就是四小时(还真是佩服我自己)。我轻轻的吻一下她,再问道:
『小钰,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吗??』这时他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又抱着我大哭起来。原来她的男友另结新欢,一通电话就把她半年来的恋情给断了线。
真感叹这男的不懂怜香惜玉,分手前也不懂得要先跟她大干一场……啊,不…,应该是好好爱护他才对。最后我们相拥而眠,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起床,早上的课全旷掉了,这是我大学生涯第一次旷课…
从此以后,我就成了她的同居人。每天放学后一起去补习班上班、一起回家、一起洗澡、一起做爱做的事…….。说得更白点,我简直就是她的性奴隶,每天晚上都得抚慰她那空虚的心灵,到现在大三了,『做爱做的事』始终是我们的必修学分,精液、淫水的年产量可能友好几瓶家庭号牛奶这么多,有一次她还带一个女同学回来,我们就玩起二女一男的3P来,真是有够累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