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刚离过婚的英姐

时间:2018-01-18 在我心目中,英姐是一朵冷艳的玫瑰。
她的身材很棒,皮肤白腻,高低粗细尤为分明。
典型的一个东方美女。
遗憾的就是那双美丽的大眼楮总是像有一层冰,令人不敢造次。
有一个朋友形容她说︰她是一池真水,无色的真水。
她属于南极寒冰的化身,你可以去看,去感觉,但一定不要去尝试接触,很可能你会被冰封。
大家对英姐的过去都不是很了解的,只知道她离过婚。
她过去的男人和她的好朋友一起去了别的城市。
有好心的女同事试图给她介绍男朋友时,她都是冷冷的回绝。
除了单位必须的情况下,她是不会和男人在一起吃饭的。
很多的情男色虎也都是望而兴叹。
她打扮的其实也很时髦,经常也穿一些露骨的衣服。
看的人想入非非。
大概是女人爱美的缘故吧。
可就是没见过有男男人和她在一起。
有时候我们都怀疑她是“同志”。
真是令人遗憾。
但后来我们发生的故事让我彻底否认了这一说法。
她决不是同志,也决不是无色的真水。
她也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欲的女人。
像大多的女人一样,她也需要男人的爱抚。
只是她不愿再受伤害。
她很脆弱,害怕再一次被男人抛弃。
后来她告诉我她一生不愿在嫁了。
叫我特别难过,终身难忘。
我们只有过一次,也是今生唯有的一次,我感谢那夜的雨,感谢那个多雨的夏季,感谢……由于雨季太长,我工作又太忙的缘故。
夏天能穿的衣服全换了还没洗。
没办法只有临时去买新的,我看看表,离超市关门的时间还早,去吃写东西就赶去超市买衣服去了。
进超市时雨下的还不是很大,可一出来,狂风夹杂着暴雨倾盆而下,不一会功夫,到处都是湖泊河流,只好等雨小点后我才往回宿舍的路上走,该死的暴雨搞的到处都是水坑,那个要是不小心就要把脚歪了。
我心里憎恨的嘀咕着。
真是怕处有鬼,就在我快到厂门口是,发现一个女人在扶着墙,一条腿站立着,一只手在揉另外一只脚。
那个身影好熟悉,走近一看,啊!这不是英姐吗?原来歪了脚的是她。
哎……我这个乌鸦嘴。
我急忙走上去问到︰“怎么样英姐,要不要我叫车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谢谢了,不用,一会就好的。”
她说话依然没什么表情。
可能由于疼痛脸色有些苍白。
这时一个多么好接近她的机会呀!我岂能放过?“不行,我还是叫三轮送你回家吧!路是不远,可你走回去多受罪了”说完我就赶紧在路上拦三轮,她也没在说什么,但我感觉到她一直都在看着我,虽然我背对她叫三轮,但我还是感觉到了她感激的眼神。
还好是苍天有眼,一个三轮很快就来了,我轻轻的将她搀扶到三轮车上,她没有拒绝。
在我的手和她光滑的手臂接触的那一剎那,我好兴奋。
又有一个担心出现在我的脑海,谁扶她上楼呀?于是我给三轮车夫说︰“你走慢点,我在后面跟着。”
然后又跟英姐说︰“一会我扶你上楼。
你脚痛,不好上的。”
这次她到没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淡淡的说了两个字︰“谢谢。”
她家住二楼,很快就上去了。
我当时倒是希望她家住七楼八楼的。
呵呵,可以更多接触她的藕臂。
她家很干净,而且弥漫着一股芬芳,当时就让我有了一种沖动的感觉。
但我还是理智的,我决不会强奸她的,我没那么禽兽。
将她扶到沙发上做好,我问到︰“英姐,有没红花油什么的,快擦擦。”
“没有,谢谢你阿火。”
她还是淡淡的说到︰“你回吧!我没多大事,过一夜就好了。”
“那不行,你看你的脚肿的很高,我去帮你买”说完,也没等她劝阻,我就飞快的开门下楼去买药了。
很快我买完药回来,将药给她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她充满感激的眼神,昔日的冷冰已蕩然无寸。
“我走了,英姐,你自己擦药吧!”这句话我说的很违心。
我哪里想走呀?可又实在找不到留下的理由。
“好的,忙活一绷子了,你也早点回去信息吧!我很感谢你的帮助,有机会我请你吃饭算是答谢。”
这时的她说话很是温柔了。
无可奈何下,我依依不舍的走出了她的家。
第二天中午,我在宿舍正在看小说,有人轻轻的敲了敲门。
“谁呀?门没插,自己进来”我懒洋洋的说。
我当时决没想到进来的竟是英姐。
她穿着一件白色低领的体恤,性感的牛崽短裤,头发反翘着披在肩上,细细的黄金项链缀着一个小小的白金十字架在她白皙的脖子上闪闪发光。
我一时看的着了迷,竟然忘记了说话。
“我问小六知道你住这的,过来还你钱的。”
她轻声的说到︰“昨晚买药的钱我忘给你了。”
“哎呀!那几块小钱算什么呀,你的脚怎么样了?也搁不住为这点小事耽误伤势吧!”我急急的说。
“没什么大碍的,还有一点疼,不过基本上好了。”
她柔柔的说︰“干吗不请我坐呀?”“哦,不好意思,你坐”我急忙把椅子给她打开。
然后给她倒水。
“不用那么客气的,我马上就走。”
她把手一伸说︰“给你十快钱,顺便晚上请你去我那吃饭。”
“算了吧,不就十快钱嘛,”我高兴的说︰“晚饭我会去吃的,你再坐会。”
“不行,钱是你的,我不能要。”
她的态度很坚决,说完就把钱放在我的桌子上。
然后站起来说︰“我回去了,晚上6 点你过来。”
“好好好,我一定去”把英姐送走后别提我多的心情是多么的愉快。
接下来就开始了焦急的等待。
晚餐準备了四个菜。
英姐还是那身迷人的打扮。
菜端完时,她突然紧张的说了一句︰“不好意思阿火,没準备啤酒。
我平时不喝酒的,所以忘记了这事”。
“没事,没事,我也不喜欢喝酒的。”
这话我说的不老实。
其实我很希望她能拿酒的,我也喜欢喝。
“哦,对了,好像柜子里有一瓶白酒,很长时间了。”
她说着就去开柜子。
在她弯身开柜子找酒的时候,我看着她圆挺的臀部,修长的腿,一时间又产生了沖动感。
晚餐一开始有点尴尬,我们说话都有点不太自然,真还多谢她家那瓶多年的老酒,在我的劝说下,她喝了一些,就这样我们的话多了起来,从生活到爱情,从爱情到事业……一直到很晚。
我尽努力的想一些笑话逗她笑,她笑起来其实蛮可爱的。
搞不懂平时为什么老是冷冷的。
喝白酒的确在夏天很热,开空调也不行,我们都出了很多汗。
大概由于酒精的作用,她竟然让我看电视,她去洗澡,电视演的什么我压根都不知道,我听见了卫生间传出的水声,犯罪感使我鼓足勇气走了过去。
我推开了门,那门没反锁。
她双手交叉在胸前,闭着眼,任由冰冷的水沖撒着她那美丽的身体,我走过去将她紧紧的抱住,没有反抗,没有说话,我们开始热吻,在冷水下她的身体依然很热,我贪婪的吻她的纯,耳朵,雪白挺立的双乳。
双手温柔的抚摸着她光滑的背和屁股,她搂住我脖子的双手越来越紧,我感觉她的乳头开始变硬,两腿并的紧了起来。
我推开她,用最快的速度脱去衣服,她主动的开始亲吻我的唇,胸膛,直到JJ处,她一口含了进去,她温柔的添着我的龟头,时不时在去添两个蛋蛋。
偶尔又很快的用手套弄我的JJ,我紧闭双眼,双手搂住她的头发尽情的享受着那美妙的时刻。
慢慢的我觉得我开始有点想射的感觉,不行,不能射。
一想到这我立马将她抱在怀中,向卧室走去。
我又开始贪婪的亲吻她的每一个部位,双手也不閑着的抚摸她的敏感地,最后我们成了69姿势,开始相互慰问。
我用手指轻柔的拨开她的肉门,那里已是洪水一片,我又开始挑逗那棵红豆,用舌尖,用手指,剎那间又是一浪洪峰涌来……快插进去吧!在她臀部抽筋上午那一瞬间她凄惨的喊了一声。
我不在犹豫,调整好方位,举起长枪毫不拎香惜玉的全根插入了她那尘封的幽门。
一开始我用双手玩弄她的双乳,也不是大力的抽插,不紧不慢的在她那狭窄温暖光滑的肉洞中一进一出,直到她的屁股越翘越高时,我才加快了速度。
她的叫床声很特别“哦……该死的男人……天呀……哦……无情的男人……“后来回忆起来,我觉得我好像充当了她前夫的角色。
后来她翻身将屁股翘起,让我从后面搞,她说她喜欢,那样更爽,我自然是义不容辞,全心全意的奉献着我的热能,不知道为什么那晚我是那么神勇,从床上到地上,从地上到沙发上,我一点都没射的感觉。
最后还是她在上面疯狂摇动的时候,我开始有了感觉。
在她花房涌出一阵阵热潮的时候,在她屁股猛收缩的时候,在她的指甲抓破我肩膀的时候,我用沖锋枪无情的扫射了她的花房深处。
那晚我们几乎没说话,就知道做爱。
天亮时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宿舍睡了整一天。
晚上我又去,又重复着人类原始的耕作。
白天的她还是很冷,但到了夜里,有我在的夜里,她就热的让人窒息。
我们之间没有山盟海誓,没有纠缠瓜葛。
我们有性,有爱,但无缘夫妻。
{ 这时我们的秘密,在此不提}.后来我们结束了这段性爱生活,是我找到了我真爱的女孩。
她没有埋怨我,而且还祝福我很多。
真水也许真的无色!有色的真水可能是那晚的雨水搀杂了进去。
才迫使真水有了色。
但我认为,真水有色。
只要你用心去做,去感觉,很可能你就能看到和接触到。
凡尘俗世,尘埃弥漫,哪来无色真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