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妻中秋被姦

时间:2018-01-18 今年中秋节,本来是一个美好的日子。举国欢庆,中国男子足球队又连战连捷,横扫阿联酋、踢翻小阿曼、灭了卡达尔、打败中亚狼,提前出线在望,真是乐坏国人了。
然而,别人眼中喜悦的节日,却给了我和妻子最黑暗的回忆。那夜,月色很好,妻子和我在城里呆腻了,想到江边去赏月。妻子以前在大学时,就很喜欢和男友们在月圆的夜里出去野饮,她说那特有情趣。我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就带了月饼、肉罐头和几听啤酒,兴沖沖地跟她去了江边。
由于她穿着一身白衣白裤,骑在新潮的单车上,使她的体态和身材更显得迷人,尤其是那丰腴浑圆的屁股,被紧身白裤勾勒得原形毕露,蹬起车来,一扭一扭的,一路上不知引来多少男人色迷迷的目光。
我们住的小城离长江不远,我和妻子骑车一会儿就到了江边。我们找到江堤下一片草地坐下。水天映月,空茫一片,远处,轮船在江心中缓缓行驶,身边,枯黄的芦苇在风中轻摇,的确漂亮而宜人。我和妻子就一边聊天,一边喝酒,十分开心。
自从破解了她的处女膜之谜后,我们的感情与日俱增,不仅没有因之生气或分手,夫妻间反而变得无话不谈,彼此充满信任,并且更加知道珍惜,就连性生活也比以往更加大胆无忌。
不觉天色渐晚,四週无人,江堤上也几乎无人行走。中秋夜,大家都赶着回家团圆去了。中国人是很重视团圆的,就连我老妈也赶回老家跟爷爷吃团圆饭去了;而老爸则给一个女学生当家教,被她家长请到家去了。
除了我和妻子,也没人会在夜色里到这偏僻的江边来了,所以我大胆地解开了妻子的衣扣,让她裸体陪我喝酒。自从知道妻子给她的画家男友当过裸体模特儿后,我发现我也越来越迷上了她的裸体之美。
妻子娇嗔地怪了我几句,还是真的脱尽衣裤。她雪白丰润的胴体在皎洁的月色下更加迷人,乳房丰挺、屁股腴圆,连阴部三角区也像一幅朦胧的水墨画。我稍微平静了一下,目光落在她脱下来的衣服上,刚刚平定下来的心又狂跳起来。
我拿起了她的白色三角短裤。小时侯,我就曾幻想要是能看一回最心爱的女人的内裤就好了,能紧紧贴在她最可爱、最神秘的部位。那时我最心仪的女人当然就是我老妈,可老妈每次总是将她的内裤挂得高高的,不让我碰。不过,她的内裤还是经常被村里的男人偷,前后少了恐怕不下二十条。以至婚后,我对妻子的内裤总是情有独锺。
妻子的短裤上有点湿、有点黄。我把它贴在鼻子上,用力闻了闻,一股女性阴道特有的气味和微微的骚气使我兴奋了起来。我也脱光了衣服,和她喝了几听啤酒,忍不住就和她乘着酒兴做起爱来。
我让妻子俯趴在地上,她丰满的屁股略向上翘,从两腿之间可以隐约看到一道肉缝,阴部毫无保留地展现在我的眼前。她的阴唇很薄,被双腿夹得几乎看不到,整个小穴就剩下一条细缝,随着身体的动作微张微合,在月光下露出里面的一点嫩红。小穴的下面是一颗小小的突起,上面还挂着一些晶莹的液珠,当然就是她的淫水了。
我想不到今天妻子这么兴奋,肉棒不由翘起,直指目标。我从后面抱住她的腰,龟头刚好抵住她雪白的屁股,她侧转过来对我笑了笑,一只手抓住了我的命根子,我觉得身体抖了一下,一阵细微的快感从下面传了上来。
她拉着我的肉棒向前,用身体上下蹭着我的龟头。我闭上眼睛,在她柔软的腰和屁股上来回摸着,我感觉全身都被温暖和柔软包围着、融化着,双手环在她的腰上,把她紧紧抱在怀里。她也顺从地应和着我,热情地将我迎入她的花门。
我从后面插了进去,两手不时揉揉她的双乳,双手则不断抚摸她的小穴。妻子的小穴一向肥美,加上正被我干着,显得越发肥大,两片肉唇将我的手指带龟头都包住,恨不能吸进她的阴道深处。
插了一会儿,我让妻子转过身,把她的双腿架在肩上,蹲在地上继续干,这样可以让她清楚地看到我们身体的交合动作。我的肉棒已沾满她晶莹的爱液,闪着亮光,每次抽动,都把她的嫩肉带出来,又重重地送回去,她丰满的双峰也随着跳动,身体出现一波一波的肉浪……
我抽送的频率越来越快,所有的感觉都集中在一点上,身体里好像有一个声音在说:快,快……妻子开始使劲地收缩阴道的肌肉,吸吮着我的肉棒,我终于到达了快乐的顶峰,把肉棒深深插入妻子的深处,停在那里,感觉着一股股热流喷薄而出……整个世界都已经不存在,好像只有从那一个地方传来的火热而柔软的吸引才是真实的。
我继续大力地抽着,身体觉得越来越紧张,可同时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放鬆。青天为被,大地作床,只有中秋圆月注视着我们。我们太投入了,接着又开始了一轮一轮的高潮。我们婚后已将近一年没在外野合了,因而今天都倍觉新奇兴奋。
妻子也纵声呻吟,在城里家中作爱她总不敢叫,怕被邻居听见,因为我们住的都是简易房,墙板很薄,有时我们就清楚地听到邻居女人和她老公做爱时的喘息。而妻子一向是个爱面子的女人,每次在家中跟我做爱时,她连我的动作幅度都严加控制,以防肚皮相击的声音太大被邻居听到,但今天我们都解放了。
可就在我们纵情地做爱时,有三个在江堤上过路的男人,或许是听到了我妻子酒后放纵醉人的呻吟,或是听到了我们肚皮撞击的叭叭响声,竟悄悄摸下江堤,来到我们身边。而我和妻子还没察觉,上下身仍是绞在一起,不断热吻、抽送……
三个男人走来后,可能欣赏了一会儿我们夫妻的活春宫,按捺不住了,看看四週无人,就大胆地将还趴在妻子身上乱扭的我拎了起来。我和妻子一丝不挂地面对三个陌生人,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妻子更是无地自容,羞得埋着头,不知是该用手遮住乳房或是阴户。
我颤声叫着让他们滚开。他们从我的声音里听出了我的恐惧,反而笑着俯下身,开始摸我妻子的乳房。妻子尖叫着骂他们下流,用脚踹他们,那个胖男人和瘦子就按住妻子的脚,向她潮湿的下身摸了一把。
显然他们摸到了我妻子湿淋淋的阴户,缩回手,放在鼻下嗅了嗅,笑起来:哇!这么多水,还真香。我还想跟他们打一打,以保护妻子的禁区不被侵犯,但他们中那个高个子男人抬手一个巴掌就打得我洩了气,我的半个脸已肿了起来。就他一个人,我和妻子都不是他的对手,何况他旁边还有那个胖子和那个瘦子男人。
老实点,不然我们扭断你们的脖子,把你们扔到江中餵鱼。他们说话很粗,力气却大,可能是附近江滩码头上做苦力的搬运工人:不过,你放心,只要将你漂亮的老婆让我们玩够了,我们保证不会杀你们。
这时我真恨透了中秋的月色月亮,让他们一眼看出我妻子是个漂亮迷人的少妇,不然,他们还有可能放我们。我们又软下来,开始求他们,妻子的眼泪更是流过不停,不断地叫他们大哥,这让她有如梨花带雨,更惹人怜。
可他们都是粗人,根本不懂怜香惜玉,对妻子的哀求理也不理,只是夸我妻子的屁股又大又白,瘦子男人还淫猥地说:呵呵,这女人的阴毛虽密,却很绵软,城里女人跟乡下女人就是不同啊!
妻子和我都听不下去了,恨不能捂住自己的耳朵。这时,胖子男人开始更深入地探索我妻子的身体。他低头看着她的豪乳,发现乳房虽大,乳头却很小,像奶油蛋糕上的一颗红樱桃,他立刻将头伏在她的巨乳上,把她的乳头含到了嘴里,叭叽叭叽贪婪地吮吸起来。
在他舌头的挑逗下,妻子的乳头渐渐胀大了、变硬了,可她整个人却好像变软了,闭着眼睛头向后仰着,腰以下双腿併拢,团团缩在他身下,嘴中轻叫着:不要……胖大哥,不要这样……
嘿嘿,小美人,你就放开干吧,连你老公都不吱声了,你还叫什么?胖子说着,乾脆放开她的乳头,坐到地上,把她抱在怀里,手继续沿着光滑的小腹向下摸去。他通过茂盛柔软的草地时,停了一下,又继续探索她的宝藏,他的手指蘸了点她流出的滑滑的液体,不时从鼻子中发出快活的哼哼声。
高个子男人又让我跪在旁边,让我看着他们当面姦辱我妻子。几个男人看我们胆子小,就故意不断变换花样,还要我妻子主动配合。妻子稍有不从,我就会挨打,妻子为了让我少挨打,只得听任他们摆布。
他们让她浪叫,她只得含泪发出声声浪叫;他们让她叉开双腿,她也只得让双腿大开;他们让她趴下,撅起屁股,她就委屈地两手撑地,高高地撅起腴肥的大屁股,让她窄小的肛门和阴户都暴露在外……
我痛苦地摇了摇头,一时间,懊恼、无奈、尴尬、气愤都涌上心头。我堂堂的大学生妻子,竟被几个下里巴人玩弄于掌股之间,真是奇耻大辱!可我却爱莫能助!
这时,瘦子让我妻子用她的手抓住他的肉棍,妻子只得伸出纤纤玉手,抓住了它,并开始按他的吩咐上下套弄。他的肉棒粗得吓人,足有小孩儿的手臂粗,我妻子的小手几乎都握不过来;龟头更是又圆又大,在月光下油油发亮,就像小鬼子头上的钢盔!
瘦子顺势压上我妻子温软结实的身体,让她湿润芬芳的嘴唇贴在他的嘴上,舌头像小蛇一样不时在她的齿间滑过,与她的舌头追逐着、纠缠着。我本不忍看这一幕,却又很想看清他们的丑行。
胖子的双手又从我妻子下边插进去,在她结实丰满的屁股上慢慢揉着,并不时向内侧挤压,而比我粗了近一倍的大肉棒则渐渐挤入了我妻子的花心。
妻子何曾与两个男人裸体相抱?加上她的身体天生敏感,小穴那里早已是汪洋一片,在液体的润滑下显得更加柔软。胖子的大鸡巴竟没费什么事,就直接从下面插了进去,一寸、两寸、三寸,然后他突然向上一挺,直至连根没入。
我紧张得心都像要跳出口腔。那里本来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乐土呀,十分钟前,还是我的肉棒在那里抽插,寻欢作乐,可现在,妻子的阴道却迎来了新的主人。我真希望插进去的是我的棒子,可惜它到现在还疲软的耷拉着脑袋,连头也不敢抬。
这时,妻子哦地呻吟了一声,呼吸急促起来,但并未发出痛苦的惨叫,柔软的她下体反而不由自主地随着他的向上挺插而蠕动。
胖子的动作快了起来,肥胖的身躯在我妻子下面灵活地左扭右摆,口中发出嗷嗷的欢叫,显然,妻子的阴道让他享受到了无比的快乐。妻子星眸微闭,下身的阴唇被他搅得翻进翻出。她低着头,不敢看我。
瘦子嘿嘿笑了笑,也在上面把身体侧了侧,一条腿略弓起,顶在我妻子的两腿之间,一下一下地施以压力,双手则捧住了她的一对巨乳。
一胖一瘦两个男人像夹肉饼一样将我妻子夹在中间,不禁挑起了她两腿之间本能的潮热。这股热浪逐渐扩展到了她的全身,淹没了她的理智,也把我们几个男人都点燃了。
瘦子的手顺势探向了她的阴沟,柔软、湿润、腻滑、火热,各种感觉一下从他的指尖传来。他的手指慢慢地跟胖子的肉棒一起向里深入,同时手掌在我妻子小穴的上方阴蒂的部位轻轻揉动。妻子裸坐在胖子身上,喘息着,慢慢仰面半躺在他的身上,一双半闭的秀眼里满是妩媚和羞愧。
瘦子看了几眼胖子在我妻子体内挺动的大阳具,手指从我妻子小穴的缝隙中挤了进去。妻子的阴户一下更充实了,身体也更加兴奋,她羞愧地转过头去不让我看清她的脸,身子却竭力扭动着迎合他们,穴内的液体迅速增多,顺着瘦子的手指滴到胖子身上。
瘦子抽出湿淋淋的手指,在嘴里吮了吮,竟跨到了我妻子上面,将他的肉棒也放到了妻子的小穴门口。我大吃一惊,胖子的大鸡棒已够我妻子受的了,他怎么能再挤进去?那岂不是存心要撑裂我妻子的小小阴道吗?
不,你们不能这样,要一个一个来……我刚想劝阻,脸上又挨了大块头男人一巴掌,另半边脸也肿了起来。我只好闭嘴,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两人同时进入我妻子的小穴。
因为胖子的阴茎本来就比我粗大,而瘦子的鸡巴竟比胖子还要粗长,他们中的任何一人把肉棒放到一般女人的阴道中都够她受的,但他们现在竟把两根硕大无比的阴茎一起插入了我妻子的阴道,插在了她的嫩蕊之间。他们同进同出,步调一致,双蛇入洞,浑然一体。
这时妻子呻吟得更厉害了,不过身体停止了摆动,似乎两个男人同时进入了她的身体,让她感觉到一些紧张,她轻微的前后移动身体,企图摸出个正确的位置以适应他俩。
瘦子等她调整好姿势后,就逐渐加大力度。妻子的阴道被撑得像个喇叭花似的,双腿盘在瘦子的腰上,屁股上下套弄着,配合着他们两人的抽动。
我看着他们的动作,心脏都快要停止跳动了。看样子两根大阴茎并没有让我妻子痛不欲生,莫非妻子的阴道真是上帝的杰作?能伸能缩?专供男人的龟头出入?难怪她八岁时就够跟狗宝性交。
妻子好像也沉浸到了另一种异样的氛围中,也许两个男人同时跟她做爱,让她所受的刺激太过强烈,她的呻吟声变成了动物般的呜咽,就跟母猪被操时的哼叫。她越叫越响,整个江边都是她的淫唱以及两个男人用力抽送发出的趴叽声。
突然,妻子停止了一切动作,屏住气,身体僵直地弓在一起,火山喷发了,我都能感觉她的阴道在一阵阵抽搐,同时从子宫深处涌出一股热流。一阵颤抖之后,她的身体逐渐鬆弛,呼吸慢慢平静下来。
瘦子也将肉棒抽了出来,把沾满了白色和透明液体的东西伸给她,本想让她看看,可没想到,妻子竟舔了起来,最后索性把他的龟头送进了嘴里,用舌头仔细舔着。
瘦子身上的每一个触觉都张开了,一种从没体验过的快感充满了他的身体。我也觉得小弟弟好像被人撩拨了一下,脑子深处叮地响了一下。
大块头男人也来劲儿了!而且比刚才更雄壮,他趴过去,硬硬地顶在妻子的胯间。她睁开眼睛,手牵着他,引导着他爬上了她的身体,进入了她的身体。
在我眼前晃动的是两副不停离合着的肉体,进入我耳中的是毫无停顿的性器磨擦的淫糜水声……不知过了多久,我只听旁边传来一声闷哼,大块头男人已与我妻子的高潮交织在一起。而这些,对我都无所谓了。
妻子更是失去了自我,甚至他们让她用嘴含住他们的鸡巴,她也不得不嘟起嘴,将他们那丑陋的东西用嘴唇夹住,不住地吞咽……
直到下半夜,月过中天,他们每个人都已发洩了三次以上,可以说是精疲力尽。尤其是那个胖子,足有二百多斤重,每次冲击都撞得我妻子呼痛不已,我真担心妻子的内脏会被他压碎,可我每次叫他轻点,就会受他同伙瘦子的一顿打。我的脸都被打肿了,后来我也不敢再开口。
可恨那瘦子还将精液射在我妻子脸上,弄得我妻子眼睛、耳朵和嘴边都是黏乎乎的一片。他还故意让我妻子跨在他身上,让她学贵妇骑马,好让他的同伙看我妻子的屁股大幅度地扭来摆去的骚样儿。最后,他们将我们吃剩的肉罐头和啤酒又一扫而空。今年的中秋夜,我和妻子就是在眼泪和屈辱中这样渡过的。
我越想越气。没法报仇,也没法排解苦闷,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呵!去报案也没用:一是未必能破案;就算破了案,我和妻子的脸也丢尽了。也许,只有将自己和妻子的不幸遭遇公布在网上,才可以得到网友们的一点安慰,自己心理也好受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