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二章 决前艳备

时间:2018-01-17 一直跟武雄义在南疆僵持不下,而且国内国际形势又是如此紧迫,叶天龙在愈渐急躁的同时,也对楚越产生了激烈的愤怒情绪。
  他甚至在想,如若自己是楚越的国王,一定不会干这样愚蠢的事情。先抛开大陆各国形势不说,单是如今楚越大军深入法斯特南疆地区以来,虽然攻佔了几个州郡,然而所付出的代价与所获得的利益却是严重不平衡的。这样一场代价远比收穫大很多的战争,是个人都会明白该怎么决策,又不是两国之间有着深仇大恨,仅仅是为了从各国鲸吞法斯特这块蛋糕当中分得一块,真是不值得。
  可是自己并非楚越的国王,而且自己的身份还是法斯特的皇帝,自然不可能将此独到的见解与其分享。然而,也正是这样,他才更加对楚越愤怒不已,一定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不得不抛弃以前的立场,即使是使用被别人看来不入流的手段也在所不惜了。
  如果说当日与武雄义的会面,他决定了跟这位自己颇佩服的对手光明正大在战场上决出胜负,多少还带有一种自身的江湖习气和玩乐性质,那么此番下定决心无论採用什么手段也要尽快解决南疆的问题,就完全是出于一个君王高瞻远嘱的大局观念了。
  儘管自己对于什么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说法不置可否,然而为了自己心中的目标,不择手段一回又何妨!
  思忖已定,叶天龙决定好生放鬆一下,然后自己亲自出马解决这个问题。
  一想到放鬆,理所当然出现在男人脑海中的,便是围绕在他身边的几位美女。还别说,因为整日忙于战事,这些日子即使偶尔跟她们欢娱,也不似在帝都或者当初其他地方那般放鬆和尽兴,尤其是宁素女和龙灵儿,或许是在外面待的时间长了,又或许是被激烈的战事所累,她们多多少少似乎都有些变化,作为花丛老手的男人来说,他很敏锐地察觉到了。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男人都觉得自己有责任让她们恢复到从前的状态,自己当初之所以下定决心争霸大陆,还不是因为他这群心爱的女人吗?
  想到这些,男人马上命令属下从城中找来工匠,他要做一件事来达成他想要的效果。于是,在林济城军民都还生活在战争阴影当中之际,这个永远都一副乐观派思想的男人却在为了自己心中那个在常人难以启齿的目的而忙碌着。
  连续三日,叶天龙都在帅府一偏院当中忙碌着,不过好在诸女也都紧张忙碌在备战当中,并未发觉他这些异常的举动。偶尔见他从偏院当中出入一副神秘的模样,大家也不过随口一问了之。直到这日傍晚,诸女回到帅府之后,她们才终于了解到这几日男人精心策划之下的真实举动。
  用过晚膳,男人不由分说便将诸女领到那座偏院。大家都是一副疑惑的表情,她们实在想像不出自己心爱的男人又要对她们耍什么花招。虽然带着强烈的好奇,但却一点也不意外,自从跟随了叶天龙,她们已经对男人类似的举动见怪不怪了。
  一入偏院房间,玉珠、龙灵儿和辛西雅便发出一声惊歎。呈现在她们眼前的景象,竟然就似置身于艾司尼亚无忧宫内的寝宫之中。
  无论是花厅布置,还是廊阁设计,简直跟她们曾经共同休憩的寝宫一模一样。猛然间这样的景象映入眼帘,她们突然会产生一种盼间的错愕,真的难以分清自己此刻是远在数千里之遥的南疆林济城呢,还是又回到了那个曾经洒满欢声笑语的无忧宫中。
  望着美女们这副表情,叶天龙脸上浮现过一丝得意。他继续率领大家往里走,在穿过门廊之后,又一道令她们脸红的景观出现在面前,竟然是和无忧宫中一模一样的温汤泉池!
  难怪她们脸红了,就是在这样的地方,她们一众姐妹不知从中多少次享受男人的恩赐。
  望着飘蕩在水面上的花瓣,鱼水之欢的情境再次浮现眼前,畅美呻吟之声也好似在耳边迴荡,再看看男人那不怀好意的眼神,她们真是欲娇欲羞,欲喜欲嗔,好一幅美人媚娇图。79出品
  幻云和宁素女儘管对此不甚了解,然而,当她们从其他人脸上看到此种表情之后,也早已明晰。
  「哈哈,今天我不惩罚你们,要好好奖励你们一番。」男人就似一个地道的色鬼,搓着手望向诸女说道。
  「陛下……怎么这样啊?」幻云从未经历过多女同欢的场景,一张小脸红透道。
  「呵呵,竟敢心怀不满,我就罚你第一个下水。夫人们,我这个决定怎么样啊?」男人坏笑着,作弄羞涩不已的幻云。
  诸女自然顺水推舟,这种情景对于她们来说已经久违了。此番男人再次营造出如此温馨熟悉的环境,她们不仅从中感受到子似曾相识的美好快感,更让她们感动不已。在这样一个忙于战争的日子里,心爱的男人却从未忘记她们的感受,单是这一点,天下间又有多少男人能够做到呢?
  见到大家意见一致,只经历过几次云雨的幻云就好似被置于火上烘烤一般,不但一张红透的小脸滚烫得难受,就连浑身此刻也觉得燥热无比。娇羞之际,她竟然用两只手掩面忸怩起来,而越是这样,大家越觉得她这副模样可爱。
  「好了,别难为幻云妹子了,一起下去吧!」宁素女或许与幻云同感,忙轻轻拽了一把玉珠和龙灵儿建议道。
  「哈哈,都给我下去吧!」见到这幅情景,男人趁诸女释不及防,将她们赶了下去。
  一时间,泉池之中水花四溅,诸女娇嗔欢笑之声不绝,整个水阁之中顿时春情上升,气氛为之欢腾起来,还站立池上的男人见到这幅景象,真是忍不住地一通悸动!
  浑身被水打湿,美女们个个原形毕露,面对男人居高临下的一副态势,无不掩胸含羞抢着往别人身后躲避,直弄得香汤翻腾,波光粼粼。站在池上的男人眼见此种美景,竟然双手叉腰,一副好不享受的欣赏姿态,逗得一池美女花枝乱颤,娇态毕露。
  可谓一池香菱春湿透,情动虬龙莫等休,见到池中美女尽数暴露,男人就似等到那已经酿就的美酒呈上杯盏,只待他去细细品味了。
  于是,男人怪叫一点,好似雄鹰捕食,张开双臂便朝着诸女扑将下来。怎奈诸女见其势如虎狼,就好似一只只玉兔、羔羊,尖叫着迅疾躲开。可怜的男人从池上扑下,只是溅起一道硕大的浪花,却未能捉住一个到嘴的猎物,倒是迅猛之下呛了几口香汤,当中夹带着诸女肌体的娇香,也算是一点正餐之前的安慰吧!
  一头从水面钻出,男人好似狮子摆头一般甩干了水珠,望向躲避在池中四周嬉笑的诸女,坏笑道:「好啊,竟敢作弄为夫,定要按等尝到被惩罚的滋味,我来也!」
  男人说着,便纵身一跃,扑向最近的幻云。怎奈天机族少女没有这种众女同欢的经验,躲避不及被男人逮了个正着,惊羞之下还想挣脱,然而稍一用力则正好应了男人的心愿。湿滑不已的衣衫经此一挣,刚好被男人扯下。顿时,娇俏的少女就似一枚被剥开的荔枝,白嘟嘟、嫩生生脱壳而出,将个娇俏玲珑的身子展现在大家面前。
  「啊……」幻云娇叫一声,顿时羞涩地身子下沉,将自己没入水中。
  其他诸女则一通娇笑,这种情形除却宁素女,她们可是见惯了的。想当初倩公主、龙灵儿在艾司尼亚最初经历众女同浴的时侯,不也是此种娇态吗?
  叶天龙哪肯错失机会,将从幻云身上剥下的衣衫一丢,顺势又扑向了羞涩不已的幻云。
  这次,他再没有让这个白嫩的少女逃脱,一把将其从后环腰抱住,不待她做出反应,便将自己那张大嘴压上了那如同红樱一般的少女珠唇,一双大手同时也在她滑嫩的腰臀之间游弋,真可谓是一步到位。
  少女好似根本就没有準备充分,被男人如此突然一袭,身体产生了强烈的反应。在一阵猛烈的颤抖之后,她身体的温度开始迅速上升,不一会儿整个身体便红晕遍布,热浪翻腾。
  男人哪管这些,反而令他产生了更加刺激的感受,嘴里龙舌飞舞之际,双手不停地摩挲少女滑嫩的身躯。在褪下少女最后一片丝帛之后,他便略显疯狂地张开巨大的五指山,逕直向少女的敏感地带袭去,全然是一种霸道的「流氓」行径!
  少女城池很快便告危急,有过享受体验的她不一时便有些欲罢不能,扭动着娇躯开始迎合男人放肆的挑弄了。
  而躲在一旁的其他诸女见此情形,也慢慢朝叶天龙围拢过来。颇有经验的玉珠、龙灵儿和辛西雅绕在男人身侧,开始替他宽衣解带起来。在此过程当中,天机族少女已是春情跃动,呻吟娇喘,恰似一只弄春的燕子轻语呢喃。如此,便也带动其他几女春心蕩漾,忍不住地加入到这场春燕呢喃的浪潮之中。
  很快,男人也被剥脱得精赤条条,在诸女的摩挲抚弄之下,本以为他会再接再厉直接将幻云送入高潮。然而,就在幻云已经无法忍受,几乎主动进入正题的时刻,男人突然戛然而止,转而对身后其他几女戏弄起来。
  「真不顾及姐妹情分,你们也该脱光喽!」男人嘟囔一声,伸手便撕扯起诸女的衣衫来。
  早已经情动的诸女虽然摆出一副矫揉做作的姿态,然而却也半推半就,真假嬉闹之间将个白嫩嫩的娇躯活脱出来。男人也不专一进攻,可谓是左右穿梭,顺手施为,直弄得诸女娇嬉嗔嗲好不有趣。
  待到诸女均好似朵朵娇美的白莲花袒程以对,她们之间起初的那种羞涩也蕩然无存。
  这当中像玉珠、龙灵儿和辛西雅久经于此,自然不会有丝毫不好意思表现出来,此刻就连宁素女和幻云也完全放开来。加之玉珠和龙灵儿还不时地帮助叶天龙挑弄她们,泉池之中已是春光大洩,淫靡之气渐浓!
  如此这般,待到两刻过去,春池之中已是娇声一片。无论男人调其一女,抑或两女互弄一处,满池皆为星眸迷离,魂神颤倒。
  男人见其火侯已到,这才脸上闪过一丝淫邪的神色,挑选起满池的娇娃该哪一个先来。
  望着龙灵儿将娇柔不已的宁素女挑逗得正欢,玉珠又和那高大挺拨的神女辛西雅欢做一处,他便将目光又放在了几近瘫软的天机族少女幻云身上。
  一个猛扑,男人瞅準少女所处位置,便将其揽入怀中。这次没有温柔的前奏,男人将其环腰一揽,便欲进入正题直捣黄龙。
  好在此刻的少女早已娇花怒放,面对男人略显粗暴的直击,只是浑身一颤,便将其尽数纳入。尝过此中美味的少女突然显得比男人还急切,她环吊在男人身上,扭动纤腰,狂摆粉臀,把个如铁似钢的男人之物吞吐有度,直弄得水面不断浮起一串串欢腾的水泡。79出品
  「你个小妖姝,饿坏了吧!」男人加紧了腰部的耸动,抚着少女的腰臀笑道。
  「……啊,陛……陛下,美……美死小女……」幻云一张小脸涨得通红,她迎合着男人猛烈的冲击,将臻首埋在男人胸前,娇喘不已地说道。
  「美死你个小妖怪,叫亲哥哥,亲哥哥。」男人眼睛放光,大手拍打少女一下道。
  「哥哥……亲哥哥,妹妹要……要死了……」幻云乖巧地听从男人的盼咐,双腿环住男人粗壮的腰身,呢喃不清呻吟道。
  「我不会让你死,死了也要你活过来,叫吧!」男人有如连发机弩一般快速冲击着幻云滚烫濡滑的阵地,听着她乖巧地按照自己的吩咐呻吟连连,心中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和更加激烈的兴奋,一双手不断拍打着幻云的粉臀,映着水浪拍打的声音向高潮挺进。
  「啊……」一阵娇叫喘息,男人抽提三百余度之后,幻云终于尖叫一声,浑身好似电击一般强烈地抽搐起来,痉挛之际一双小手将男人肩背处抓出几道清晰的伤痕。下一刻,她香汗淋漓地一下子从男人身上滑落,半昏半醒地倒伏在池边翱翔高潮九霄之上。
  男人兴趣正浓,哪里理会潮起的幻云,转过身便一把揪住正被龙灵儿挑弄的宁素女,也是不由分说便直取桃园秘洞,惊得柔弱的娇女美目一睁,伸手抓住了一旁龙灵儿的柔荑,好似有此便多了些依靠一般,在男人匀速的抽送之下,渐渐步入神圣的殿堂。
  望着一旁的龙灵儿,男人腰身耸动冲击着弯腰翘臀对己的宁素女,一只手却伸向了龙族少女灵俏的巫山云峰之上。
  被男人的魔爪一碰,龙族少女也好似身上通过了一道电流。她不由得朝男人跟前靠近,另一只手也开始在男人身上摩擎起来。男人一边催动龙阳抽插宁素女的花径,一手揉捏着龙族少女紧致弹柔的香乳,真是说不出来的刺激快美。
  而身下的宁素女高高撅起粉臀,在男人粗壮的巨龙捣弄之下,一种之前从未有过的感受涌上心头。巨大的憋涨之感从未如此快速猛烈地袭来,幽洞花径週遭好似即将破裂开来,一种亦辛亦麻、亦酸亦痛的感觉源源不断地由其传遍全身,比起初夜破瓜之痛,此番真可谓酸麻胀痛,一应俱全了。
  门户大开,男人招招尽入,粗大的长龙每每抵达花心,一冲一撤,柔嫩的花心哪里经得此等作弄,高潮的电流一波波传遍全身,一次次触抵灵魂深处,她如何能够坚持长久!
  「……呃……我……丢,丢了……」不过一百余提,宁素女已是无法自持,高潮迭起之间终于无法控制,急迫地尖叫一通之后,粉臀大腿肌肉抽搐着已是一泻千里,氾滥而出的桃源蜜汁和着香汤,散发出一阵阵奇异的幽香,其人便和天机族少女幻云一样,徜徉于九霄云端之外了。79出品
  「我的小香菱,如此便倒了?」男人捏了一把宁素女潮红的粉臀,戏谑了一句。
  就好似车轮战术一般,见到宁素女败下阵来,还不等叶天龙进一步行动,龙族少女便纵身一跃,跨骑在叶天龙身上,一张小嘴急切地堵上男人的大嘴,好似紧张忙乱地狂吻摩挲起来,把个男人弄得好像措手不及。
  顺唆着龙族少女香滑的小香舌,男人一双手也不停地搓捏着少女撅起的巫山红樱。哪想到龙族少女早已激情难耐,强烈厮磨一番之后,她更是大胆地将男人推抵至池边,来了一个神女爬树,令男人蹲坐池沿,自己则跨坐其上,好似灵猴撼树,环绕着男人大开大合起来。
  湿润好似吸盘一般的龙女名器,裹匝着男人龙阳怒冠,就似有一股强大的劲力在将男人体内的魂魄吸走一般,吸附得男人好不舒爽。
  男人搓捏了一会儿少女娇乳,见其如此卖力地侍弄自己,根本不用自己出力。于是,他微微起身,拦腰抱住少女,开始用嘴舔蘸起那红粉欲滴的乳头来。爆胀的香乳犹如两只晶莹的玉兔,男人的脸颊贴附其上,一种绵软弹柔的感觉即刻传来。随着少女上下跃动,两座乳肉就好似跃动的肉球,颤巍巍、晃悠悠地抖动着。
  他一口含住了其中一枚,舌尖翻捲抵捻,颗颗舌蕾在柔嫩的乳头上滑磨,让大幅度跃动的少女娇叫连连,下一方面极尽所能地大开大合,跨坐在男人之上扭腰摆臀,一方面则挺动身躯,将自己饱满的胸部紧贴男人面庞,就好似要将男人的头面揉进自己的胸中一样。
  男人的兴致被挑动到极致,单凭龙族少女主动的吞吐已是不能尽兴。于是,男人抱动龙族少女,令其斜倚在泉池之侧,然后抬其一腿高高举起,令其门户斜对自己暴露无遗。这般之后,男人一手抓拿少女柔黄,一手抱举少女抬起的秀腿,挺动怒龙直插少女幽洞。
  猛烈的撞击令龙族少女根本无法承受,先前自己一番主动已是高潮几度,此番承受男人此种角度的抽插,蜜洞花径就似被重新开垦一般,以前从未触及的角落也充胀的满满当当。犹如初夜一般的敏感再度浮现,不几下便不能自持,花径心底双重的防线即告崩溃,浓烈滚烫的阴精爱液好似决堤的洪水,滔滔不绝地宣洩而出。整个身子就似被抽空,巨大的快感过后,自己的灵魂也好像丢了,只是听到男人粗壮的喘息之声愈发微弱,到最后,自己则云游极乐天堂几度,什么都不知道了!
  而男人此刻面色阴沉,一股邪气笼罩全身,抛下昏厥的龙族少女,向淫靡不已的玉珠和辛西雅行去。
  玉珠逗弄辛西雅已经有时,眼见男人冒着火热的眼睛行来,已经不能自制的她立刻环绕上去,搂抱着男人亲吻起来。男人本欲直捣黄龙,然而正待行动,却见辛西雅挪动健硕的身躯偎了过来。好似二人有过商量一般,她跟玉珠轻抚男人,将其放倒在池沿阶上,玉珠俯身用香舌蘸弄男人颈项敏感地带,而辛西雅则俯身男人胯间,抱其双乳夹弄起男人的阳物来。
  男人顿觉新奇,不曾想见女神战士竟然还有此等技艺,当下调整急躁的心绪,享受起女神战士劲爆大乳的抚弄来。而自己的嘴,则正好可以品嚐俯身在上垂直鼻尖的玉珠香乳,双手则伸到玉珠洞开的胯间,挑弄着蜜汁氾滥的幽洞花径。
  三人如此厮磨了两刻有余,终于在将男人阳物再次摩挲怒绽以后,他翻身上马,令辛西雅仰卧折叠,敞开双腿将肥嫩的门户尽数展露,然后操动巨龙压插起来。
  弄到一半,男人又换至玉珠,也令其做辛西雅同样的姿势并排而卧,所谓刚出神女幽洞又入暗黑花径。如此三番,男人週而复始,循环往复,不到百提便换一女,直弄得二女花容失色,高潮迭起。如此失而复得,得而复失的往复循环,令二女品味着从天堂极乐到空虚地狱,再从失落空灵到充实快美的奇妙享受!
  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千金春宵转瞬终。从日落晚间到东方即白,好似才是一忽儿的感觉,然而的确时光已经过了一夜。
  望着就裹着一条丝帛眠于水阁地上的诸女,男人精光大盛的脸上掠过一丝满足与怜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