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九十七章 今生同行

时间:2018-01-17 搂着俏丽温顺的亚丽美美睡了一觉,起来已是四点过了,觉得身体有些虚弱,连忙吞了几颗老孙配的灵丹妙药,就着饮水机的矿泉水一仰脖子吞了下去,又练习了半个小时静功,才觉得心情舒畅、气定神闲起来。
  亚丽替我沏了一壶「碧螺春」便懂事地躲开了,坐在调料二楼书房窗边的单人沙发上,一边品着茶一边慢慢回味这段时间两访「桃源」水乡的经历,虽然现在工作繁忙头绪纷杂,这样长时间的休假对整个工作有所影响,但换个角度考虑收穫还是挺大的。
  首先放鬆了心情,自己可以静下心来考虑许多东西,涉及到龙腾公司的未来,「龙丸」的调整,自己这一摊子(繁花和云凤)的发展,我和身边女人的将来。
  其次协调了娇妻美妾间的关係,潘莉一定程度上接受了璐瑶的存在,彼此表示了和解,这当然是最重要的。又趁此机会很好地陪了璐瑶一次,在这美艳淫妇的身上圆了小时候想干穿紧身旗袍和高跟鞋靓丽女报幕员的梦想。抽空指导了春花的学习,开拓了她的视野,一篇好的文章并不能说明一切,但通过写这篇文章,积累起来研究和解决问题的方法和经验才是最重要的,这可以让她受益终身。当然,宋嫂弄出来的小插曲又让亚丽这个俏货祸福相依、重新得宠,这是她自己和我都始料未及的。
  最后则设立了一个秘密据点,试验并建立了新的通讯联繫方法,这不仅让度假有了好去处,而且落实了一个紧急的落脚点,狡兔尚且有三穴,像我这样刀架在脖子上的人,行走在江湖上刀口舔血、血盆抓饭,虽有赵志大哥在上面罩着,但还是应该未雨绸缪,有备方可无患啊!
  正在思绪万千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一按接听键,里面传来雯丽的声音,「回江陵了也不给我们打个招呼,你现在哪里啊?」「飞龙的调料小楼看报纸呢,正向给你去个电话。」我笑着对她说,「又有了新欢了吧,要不呆在调料小楼干什么呢?」雯丽也笑着挑逗我,话语很豪爽丝毫没有酸味儿,看来她是彻底看开超脱了。
  我正算计是谁告的密,雯丽却大大咧咧地来了句,「下来啊我的死鬼,还要我们上来请你吗?」「你们在哪儿呢?」我有些疑惑地问了句,「下来你就看见了,都等着呢!」
  听她这么一说,我不好再推,在外面耽误了这么些日子怎么着也该先给她报个到了,毕竟她是我的大老婆啊!换西服的时候,亚丽一边伺候着一边问我,「爷,不吃晚饭了吗?」我抬起头来看看她,发现她秀丽的大眼睛略有些红了,心中多少有些不忍,拍拍她的后背安慰她,「今天还有事,雯丽她们叫我去,过两天我好好陪你吃几次,从晚饭吃到早饭,好吗?」
  听我话中隐约带些暧昧,亚丽转悲为喜笑了出来,话中带点哽咽说着,「爷答应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别让亚丽等伤心哦,你可让人家伤心了好长时间呢。」我躲避着那情意绵绵的眼神走出了小院,站在门口摇了摇头,让自己振作起来,然后往前继续走去……。
  刚走出中门,就看见那辆漂亮的白色奥迪A六静悄悄趴在门边,兼具着男性的阳刚和女性的温柔,优雅又不失威武。我走过去低头一看,车里坐了三女,玉凤坐在驾驶座上,而雯丽和潘莉并排坐在后座上。
  莉儿似乎正和雯丽谈笑甚欢,发现我站在门边,急忙打开后车门想下来,短裙下玉腿穿着亮晶晶,剔透顺滑的玉色丝袜,一只秀足配以银色拌带细跟高跟鞋儿,轻轻蹬在地面上,精美的丝袜脚背扭出一个优雅的曲线,我一溜神全看在眼里,心里实在是爱极了。这高雅性感的绝色尤物昨晚穿着这双银色拌带细跟高跟鞋儿才被我奸了好几遍,今天一见又动了兴想要弄她,莉儿真是我命里的药啊。有她在,别说亚丽、春花了,连璐瑶和雯丽似乎都难擅胜场啊!
  但考虑到雯丽和玉凤,实在不好造次,我压抑住心中狂跳,轻轻将莉儿推回车内关上后车门,然后拉开前车门坐到了副驾位子上。
  「怎么不带下来大家见一见呢?」玉凤扭过头来有些俏皮地笑着问我,我知道她说的是璐瑶,其实今天璐瑶背了黑锅,全是亚丽受的宠,但这些哪里好分辨呢。
  我正想着如何应答,雯丽却很豪爽地替我解了围,说了句非常让我感动的话,「算了,眼不见心不烦,我不想管你的,潘莉又管不了你,还是你自己多把握好自己,注意身体要紧哦。」
  玉凤其实练习驾驶的时间不长,但她开起来非常自如,似乎有种天赋一样,毕竟这是手动档的车,又比较长,难为她开起来得心应手、游刃有余。雯丽笑着对我说,「今天,我和玉凤叫上潘莉,我们三个在一起开个女同学会为你接风洗尘,大家一起先吃个饭,晚上到我那里替你补习补习功课,毕竟明天要去江大上课了。」她这话把我心里说得暖烘烘的,这么漂亮迷人的三个女同学请我,当然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了。
  正得意之时,雯丽却趁热敲打了我一句,「白秋,你的事我不想管那么多,但你也别太过分了,尤其是玉凤你不能亏待了人家。」听到这话,正开车的玉凤似乎有所感触。我当然知道话里的含义,但当我扭头想看看玉凤反应时,却发现她有些溜神儿,没有正眼看我。心里不由得暗自纳闷,却又说不出什么来。
  晚上在江陵大酒店豪华套房的里间又是一场混战,雯丽和潘莉这对大奶二奶就不用多说了,雯丽被我彻底弄瘫在床上,莉儿被逼着边抛甜甜的大媚眼边伸出美丽绝伦的丝袜长腿高跟浪蹄替我脚淫最后被喷了白生生满脚都是,连玉凤也被狂热慾火烧成了一堆儿。云雨之间觉得玉凤似乎有些矫情,不是全心投入,但往她那粉嫩的身子里干炮弄屁眼儿的时候,初晓风月的漂亮女大学生那花枝乱颤、婉转娇啼的娇美风情真让我丢不开手,实在太销魂迷人了……。
  週六的清晨,我醒过来的时候看看手腕上的劳力士轻薄型男表,夜光指示着还不到六点,但思前想后觉得头绪挺多,搅得实在不想再睡下去了。摸到自己白色的浴袍套在身上,我轻轻摸着黑来到外间,先练了一会儿的站桩,又静静盘腿坐在长沙发上,将瑛侠妹子那里学来的静功默默运行了三个周天,觉得浑身发热,精神和体力都有所恢复,头脑也恢复了以往的灵活和机智。
  点上一枝香烟,喷云吐雾地惬意得如同神仙,我静静坐在靠窗的沙发上想着面临的各种问题,幸亏最近自己大量放权,只抓主线,思维主脉清晰,很快就理清了思路。
  「龙丸」这一块由于各种势力的渗透和新品种的出现,我们的地位显得欲振乏力、江河日下。本来我的意思是逐渐放弃退出,但赵志说「老头子」那边不同意,要求我们不是退出,而应该加强产品研发、降低成本,重新树立在江陵的霸主地位。
  我不想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管这块儿,不管怎么说,这点小打小闹现已满足不了我的胃口,这是我们事业的起步,但事业不可能永远停留在起步阶段。不过,好在有赵志在中间周旋,销售那块他包了,李铭在这边负责生产,小车不倒只管推,反正每天都有钱赚也就够了。
  所谓新品研发其实很简单,网上下几个配方,再用质谱仪对各地收来的东西简单分析一下成分,K粉、冰毒这些对于我这样的高手来说基本是小菜一碟,配方早就成了我的技术储备,但我却不想再扩大规模去害人了,钱哪里是挣得完的,何况这些钱来得太髒了。
  龙腾的事情由于「生命原液」的生产销售上了正轨,连广告宣传这一块全部交给雯丽去打点了,正是她施展才华的绝好舞台。至于其他的方面,要马上和潘莉好好商量一下,「繁花」头绪太多、规模不小,先简单放一放,而「云凤」这一块儿马上要交房,事不宜迟,得拉着赵志把方案定了,该考察就考察、该装修就装修,不能再耽误了……。
  正想到这里,手里的那枝香烟还没抽完,里间的门却静悄悄地开了,一个白色的倩影飘了过来,轻柔地扑进我的怀里。一条白色吊带丝质睡裙加上飘逸的长髮,佳人如娇艳的玫瑰温馨芬芳、艳气迫人,不是我那亲亲的小老婆潘莉还能是谁啊!
  名言曰:「妻不如妾,妾不如婢,婢不如妓,妓不如偷。」如今在雯丽的房间里偷偷和潘莉腻在一起,多少有点偷情的感觉,显得很有些独特刺激。
  我轻轻将大美人儿拥在怀里,只见她柳叶娥眉和那长长睫毛映衬下丹凤眼满含春色,瑶鼻樱口吐气如兰,姣慵无力的样子,双颊嫩得好像能掐出水来,性感的红唇微微颤动,好像成熟的樱桃等人採摘。
  我的心里猛然烧起了一阵慾望的火焰,把自己脸庞烧得火热,同样火热的是那膨胀的肉棒。笑着正想要问她两句,莉儿却「嘤咛」一声如葡萄籐一样攀上了我的身躯。
  我两手双管齐下,莉儿那条精美高档的吊带蕾丝睡裙两下就离家出走,浑身皮肤白嫩滑腻,真是天生尤物。我抱紧她浑身乱摸着,莉儿也春情大发,眉目传情风骚迷人,白嫩的大腿乱踢乱伸,身子扭来扭去,显得情不可遏,刚才床上狂干雯丽,也真难为她了,毕竟是青春靓丽、风月万千的识趣少妇啊!
  我猛然发起进攻,厚厚的嘴唇封上了她那湿润柔软的双唇,吸吮间一股津液由莉儿舌下涌出,两人都有触电的感觉,彷彿等待了很久似的,亲吻的感觉如此美好,莉儿瞬间觉得似乎百花齐放,自己就像一只快乐的花蝴蝶一样,在花丛中自由飞翔,轻盈无限,我们舌尖缠绵,互相吸吮着,再也不愿意分开。
  我伸出手一把抓住了莉儿那高耸的乳峰,犹如天鹅绒般的光滑柔嫩,略有微颤,当手握紧时,又那么弹性十足,虽不巨大,但随着自己的蹂躏爱抚,已经越来越大,在手中不停的变化着形状。我不由得发出由衷讚歎,莉儿落入我的手中后,胸前一对粉奶子在我的用心呵护下滑腻丰满、雪白、颤动、酥软无比,真是极品啊。
  莉儿那圣洁的、只属于我的大号双峰被肆意捏弄着,由于很敏感,平时自己摸一下都要酥麻半天,今天被我这么大肆玩弄着更是膨胀酥麻,随着抚摸乳头很敏感地变硬立了起来。
  我沉醉于她动人双峰,低头吻上乳尖,只觉口中甜美。再看莉儿娇羞不可方物,心中大乐,暗想:「任你莉儿如何高贵优雅,才貌双全,气质出众,还不是一样被我玩弄驯服于股掌之间!」
  我双手揉捏双乳,舌尖舔动,莉儿只觉浑身火热酥软,没有一丝力气。看到莉儿樱口微张,口鼻中发出细细的呻吟,当我一路向下舔到莉儿的小仙女时,只见她浑身一阵阵颤抖,快乐的浪花一个接一个的冲击着美人儿的心房。
  莉儿腰身不断上挺、绷紧、僵持不动,突然「啊」的一声,似乎攀上了高峰达到高潮的样子。
  我站起身来,搂着莉儿双双栽倒在长沙发上,火热硬涨的肉棒交到了莉儿手中。莉儿捏弄着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快乐的潮水未退,又迎来了它,心中突突直跳。只见它青筋暴露,红热无比,尤其是充血的龟头,微微冒着热气。
  我轻轻将心爱的绝色小老婆的臻首往下一压,莉儿只好低头趴跪在我的胯下,用白玉样的嫩手握住粗大的肉棒,伸出丁香小舌舔弄着我的大龟头,并不时的将两颗睪丸用手捏弄。
  看到端庄秀丽的莉儿为自己低头吹萧,我的心中大快,马眼被灵活的舌尖舔弄得非常舒服,麻酥酥的感觉由肉棒窜向四肢百骸。紧接着莉儿将粗大的肉棒送入樱桃小口,肉棒被一边温情柔软包围着,与捅入小穴的滋味当然又是不同了。
  莉儿只觉得口中含着的粗大肉棒是那么强壮有力,惹得她心底都着了火,这支大棒在她的舔弄下更加膨胀,我刚才就已经有了些感觉,经莉儿这么一舔,加上自己的抽插,腰眼一麻,龟头激张,似乎马上就要射出来的感觉。我连忙收摄心神,停止插送,嚥了一股口水,终于忍受住了绝色大美女那樱桃小嘴给我的销魂蚀骨的快感,暂时浑身无力直喘粗气。
  莉儿温柔妩媚地舔着我的脸和耳垂还有乳头,下面用一只嫩手引导着我的玉杵入巷,自豪的肉棒摩擦着小仙女,小仙女激动得一次次的颤抖。莉儿非常淫蕩而主动地握着肉棒与自己迷人洞口的小仙女亲热着,轻触着自己的宝蛤,触动之间,立刻有另一种刺激使小仙女颤抖起来,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填满了莉儿的身体。莉儿感到自己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抖动,那是一种抑制不住的快意的抖动。雪白的小腹下端是细细的芳草地,再向下是窄窄的浅沟,玉杵就在浅沟上来回摩擦,有时龟头的大稜沟刮到小仙女,引得一股股淫水流出来,顺着光滑的大腿流到迷人的雪白的臀部。
  我的那话儿已经涨得有些受不了啦,但想继续挑逗莉儿,只在外围游击着半天不攻打进去。莉儿看到我满脸通红,知道我强忍着挑逗她,终于抛开女性的矜持,主动将我的玉杵捅插进迷人的销魂洞里:「好哥哥,好冤家,来吧亲爱的,佔有我吧,来吧……」如同仙女般美丽动人的莉儿满脸绯红,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呢喃道:「冤家,求求你插进来吧……嗯……别折磨我了,你是我的亲亲达达……。」
  我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莉儿用手分开两片湿濡濡的小阴唇,让乒乓球大小的龟头对準密洞,我缓缓地推进,终于将肉棒插入莉儿这绝色仙子的迷人美穴之中。莉儿貌美逼浅,别看她的奶子被我玩得性感逼人,小穴却是香滑紧窄。
  热腾腾的肉棒破开两片赤贝肉前进,渐渐没入莉儿的阴道,莉儿的淫蕩呻吟激发了我一插为快的想法,我爱抚着莉儿高耸的双峰,亲吻着鲜红的双唇,心中的快乐无法言表:「莉儿,你永远都是属于我的,我会好好爱你的,今生今世,我们永不分开。」
  莉儿娇喘吁吁地附在我的耳边说:「白秋我的亲达达,好好疼你的莉儿吧,我这辈子都跟着你走,来吧,我要你干我!」我一下明白过来,猛地将玉杵尽根没入,这一下干得又满、又狠,莉儿虽有思想準备,还是被插得大叫,由于直捣花心,只觉电流直入脑海,剎时间脑海中一片空白,时间彷彿静止了。良久,才长出一口气:「爷插死莉儿了……。」
  我略微等了一下,莉儿又被阴道里那种酸麻酥痒的感觉所迫,没口子不断呻吟着哀求着我曲意奉承,我当然不会放过她,鼓舞起斗志肉棒次次到底,又满又狠直捣子宫口。大龟头在花心上一磨,登时让莉儿浑身颤抖,求饶道:「冤家,奴家快被你干死了,稍微慢一慢,求求你了。」但我此时哪里还收得住收,彷彿她越求饶我就越受到鼓舞,一阵阵猛烈地抽插狂干着身下这大美人儿。我快乐得不得了,肉棒不停做着活塞运动,龟头刮着小穴的嫩肉,甜美酣畅的感觉充满着整个肉棒,继而传遍全身。
  彷彿置身于暖洋洋的山谷看红日昇起,又像被涨潮的海水推着,一波又一波的随波逐流,不管飘向何方。这就是做女人的快乐,做女人真好。莉儿快活得无法形容,只好用不连贯的词语表达:。「啊……啊……被你干死了,啊……亲达达……亲老公,千万不要停……!」
  此时的大美女淫声浪语,拚命挺身迎合我的抽插,全身散发着情慾的味道,扭出一阵阵乳波臀浪,雪白的躯体上一层细汗渗出。莉儿完全丢掉了平日里端庄优雅的佳丽身份,哪有什么空姐和白领丽人的风度,原来的文静、庄重、高贵、优雅完全不见了,而是甘心做一个蕩妇。白日里给人的表面印象比起来,莉儿在两人世界里要妖艳风骚得多,当然大多数男人都喜欢老婆在床上风骚浪蕩,尤其是像莉儿这样的绝色小老婆。
  莉儿是我的红颜知己中最美丽、最大方、最高雅和最妩媚的大美人儿,生活上彼此关怀体贴,事业上默契配合,能认识她、拥有她、佔有她真是福气啊!
  在我的大号肉棒抽插下,莉儿这个绝色亲亲小老婆也渐渐达到高潮,肉棒在花心的摩擦使她花蕊不停收缩,一股股阴精奔涌而出,「啊……呜……不行了……啊……」莉儿终于进入了最快乐的小死状态,全身绷直、粉腿乱蹬、香汗淋漓,紧紧抱着我:「冤家,我的亲达达,插死我了……喔……人家真的受不了了……要丢了……。」
  在莉儿的大叫声中,我感到她的小穴肉壁不停的收紧,夹得玉杵舒适极了,一波一波的快感进入脑海。我也被冲击得快守不住了,肉棒被紧窄的处女阴道夹得爽极了,大龟头进入阴道深处,被花蕊颤抖中喷涌而出的爱液烫得爽歪了,加上阴道肉壁嫩肉的挤压,我感到自己快要爆发了。
  最后我猛烈而快速地又抽插了十余下,腰脊一麻,一股白浊的精液终于按捺不住寂寞猛烈射入莉儿那娇小滑腻的秘穴里,癫狂的快感随着一喷一喷的精液发射着,毫无保留射入莉儿的阴道中,大量精液的射入使花蕊受到更强烈得法刺激,二人同时达到人生的顶峰。
  那一刻,我们两人都洩得浑身无力、瘫软如泥、飘飘欲仙……。
  歇息了好一会儿,我们互相搂抱着悄悄溜进卫生间,躺在大大的浴缸里面,让水温熨烫抚慰着疲惫的肢体。我轻轻搂着莉儿替她擦拭全身,一边抚摸着怀里的温香软玉一边在她耳边挑逗着说,「亲亲,真应该好好替你洗洗了,要不浑身都是味道。」「什么味儿啊?还不都是你这个冤家给害的。」莉儿有些羞涩地数落我。
  「还能有什么味儿,不仅你三个销魂洞儿,我恨不得在你的俏脸上、修长的脖子上、丰满的胸脯上、挺翘的屁股上还有你那双迷死人的玉腿和高跟粉蹄子上喷上我的液体,让你的全身都粘遍我的味道呢。」「白秋,你这么作践人家干嘛呢?」莉儿有些不解地问我,「动物用自己的味道来划分势力範围,我要用我的味道向全世界宣布,你潘莉是我一个人的。」说到这里,我十分动情地紧紧将怀里的绝色大美人儿搂在怀里亲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当雯丽打开卫生间的门,惊异地发现我们鸳鸯戏水、赤裸相拥、狂放不羁的时候,我们发窘得脸都红了。到江大上课的车上,莉儿和我手牵着手依偎在一起,到了课堂上,我也主动和雯丽换了座位,和莉儿坐到了一张桌子上,上课时彼此眉来眼去、摸手摸脚摸大腿,甜蜜得如同初恋情人。
  这一下搞得杨威他们几个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又馋又气,乾嚥口水没有办法。全班最靓丽的大班花腻在我身边,课间休息的时候亲手餵我吃糖,似乎向全班人宣布我俩关係非同寻常,这让他们实在有些着急上火。但奇怪的是雯丽似乎熟视无睹地依然和我们谈笑风生,不再吃醋打闹,这让杨威等人着实摸不着头脑。其实也挺简单,雯丽昨晚被我连干三炮,餵得饱饱的,爱我还爱不过来,哪里还有心思和情郎争风吃醋啊。
  下课后我约了赵志中午在「碧云天」附近的淮扬餐馆里一起吃饭,三名漂亮的女同学当然不能缺席的。赵志在电话里和我简单讨论分析了一下形势,由于要安排这次到香港考察的事情,便拉上白玉仙和张青一起来了。
  要了一个包间,总共五个女人聚在一起,简直是花团锦簇、美不胜收,让我颇有眼花缭乱的感觉。我们彼此介绍了一下,莉儿虽然和赵志见过两次面了,但我还是注意到当大哥看莉儿的时候,似乎眼中有些发亮。
  大家一边吃饭一边聊天,但主要还是我和赵志在谈。其实赵志来这里考察过好几次了,他对「碧云天」的商业口岸并不太看好,只是觉得从投资的角度来说,五两百元/平米的价格有一定的吸引力,所以欣然同意了一起投资。但现在涉及到五月底交房,如何经营开发这块铺面的问题被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
  总共四六~平米的商舖中,已经基本敲定的不外乎「云凤女装」一百平米、璐瑶的「媚惑内衣」卅平米,加上白玉仙想开个意大利品牌的咖啡店约卅平米,这才用了十六~平米,还有卅~平米需要招商或确定经营方向。
  这样一来,香港考察的事情就显得顺理成章,不能再耽误了。我们最后决定由赵志和雯丽带队负责到香港考察招商,招几个左右的着名女性高档时尚品牌(时装、皮具、化妆家居等等)。
  考察团加上白玉仙和张青还有我们这边的潘莉,一共是五个人。据赵志说通过江陵市公安局赵万里局长的关係,护照三天就拿到了,签证通过旅行社正在办理,出行日期初步定在四月廿五日~五月四日,一共十天左右,香港龙胜中国王小姐那边也安排好了,这次不仅要考察好,还保证大家吃好、玩好、购物好。
  女人们一听都很高兴,但玉凤和潘莉却显得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我知道玉凤是因为去不了而有些懊恼,但潘莉为什么不高兴就不得而知了。
  「怎么不高兴呢?」我轻轻问着身边的莉儿,「没什么,为什么你坚持不去呢?」莉儿说出了原因,「我不去,是为了你们去玩得更好嘛!」我打着哈哈劝着她。
  赵志似乎一直在偷听,这时候趁着酒兴插了一槓子进来,「潘莉你可太漂亮了,白秋老弟真有眼光,将你这样才貌双全的美人儿结识提拔起来。这样吧,白秋不去没关係的,有大哥我陪着你去,一路上定会把我漂亮的大妹子给照顾得好好的。」
  我听了这话,虽然觉得有些突兀,也没深想简单说了句话打打圆场,「是啊,大哥和我谁分谁啊,大哥愿意帮忙,兄弟我没有二话,一百个放心!」
  听我这么一说,潘莉却不领情,当着大家的面狠狠掐得我一声怪叫,红着眼睛提高声音厉声说,「白秋,你今天喝多了吧?告诉你,香港我不去了!」
  雯丽一看场面有些僵,连忙出来连拉带劝的,玉仙也过来劝着,说一定会管好赵志的。最后在我一再坚持和劝说下,莉儿才终于鬆了口同意去。但这么一来,整个气氛有些僵了,莉儿在桌子上一直不理赵志,弄得他很没有面子,只好搭讪着我谈谈考察工作的重点和日程设计等等。
  草草散了场,虽然雯丽想送我们,莉儿却坚持要打的回碧潭,我连忙陪在她的身边。在出租上将身边的莉儿搂得紧紧的,心想虽然雯丽是老大,但身旁的莉儿才是我的心头肉啊!
  晚上,我拉着余气未消的亲亲的小老婆莉儿好好在床上向她赔罪,而且在考察团出发前的几天里,美美弄了她好几个晚上,还让月琴、谢娟她们伺候在身边,有两次甚至让璐瑶和亚丽也过来。没有雯丽在的时候,我们搂在一起,美艳高贵的莉儿无疑享受着皇后的待遇。我终于用努力劳作和满腔柔情融化了她的一腔怨气,也同时体会到她对我的依恋和一往情深。
  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发生了璐瑶的事情和赵志的插曲以后,我多少觉得心中有些对不起莉儿,似乎让她受了太多的委屈,对她的关怀和体贴更甚往昔。风雨后更见彩虹,沧海桑田的变迁让我们都更懂得去珍惜我们的感情,更用心呵护我们的现在。我们如同历尽风雨又回到起点的热恋情人一样,炽热而又含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中饱含温情、蕴涵着无限的爱意。
  「亲亲,你既漂亮又能干,既高雅又风骚,你是我生活中的甜蜜的红颜知己,又是事业上的亲密伙伴,我白秋何德何能,今生有你相伴,连赵志大哥都在羡慕啊。今生愿意和我同行,走到地老天荒吗?」云雨之后,我深情地问她,「冤家,莉儿只想跟你一生一世,一辈子生死不离啊,你可千万别抛弃了人家。」莉儿的回应让我激动得想落泪。
  我将她搂得紧紧的,我们两个,分开都可以活得更好,在一起总有许多无奈,但缘分将我们连在一起,我们又哪里又能够轻易分开呢?
  今生今世,我们相约同行,永不分离……。
  (第二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