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肉棒公主 第三章 淫乱的宫廷

时间:2018-01-15 随着太阳渐渐落下,夜幕低垂,王宫里荒淫的一天也结束了;可是,荒淫的夜晚亦同时展开。
  夜饭的时间渐渐接近了,阿加莎、罗斯玛丽和马丁把身体上的精液和乳汁流乾净、换上衣服以后,就匆忙地前往饭厅。
  饭厅位于王宫的东翼,是一间宽阔的大房间;东边和南边的墙上分别有两扇和四扇窗子,全部都镶了金边,天花上吊着一盏闪闪发光的水晶灯,当然还少不了几幅油画──亚历山德拉女王十分喜欢油画,尤其是那些描绘裸体的女孩和男孩性爱的油画。不过,对于一个国家的王宫来说,如此布置的饭厅也不算是奢华;不过节俭从来都是亚历山德拉的治国原则,就是富有,从不挥霍。
  提起亚历山德拉,当阿加莎来到门前,便听见一阵娇嫩的呻吟声,从室内传出来。
  「啊啊啊……陛下,我……啊,不行了……啊啊……」阿加莎、亚历山德拉和马丁往门里窥看,只见亚历山德拉坐在长桌前,双手抓着一双滑嫩的白色长腿,舌头舔弄着一瓣粉红色的阴唇。女阴的阴核已经发红,淫水的喷射已经一触即发。
  「那么就快点射出来吧……」亚历山德拉开始拍打、拉扯、撩拨面前的阴唇,弄得正在受刑的猎物兴奋地尖叫起来。
  「遵命……」躺在长桌上的,是一位年纪跟亚历山德拉差不多的熟女;棕色的外衣被放在桌子的旁边,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高领衬衫,可是钮扣早就被解开了,娇小的双乳毫无遮掩,粉红色的乳头被自己光滑的双手轻轻玩弄、挤压;她捲曲的头髮是棕色的,嘴唇跟亚历山德拉一样,都是粉红色的,不过也许因为是亚裔的缘故,瞳孔是棕色的,身材也比亚历山德拉瘦小得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在亚历山德拉疯狂地玩弄之下,女士的双手紧紧抓住她那金黄色的秀髮,把淫水逐一喷出,射在那洁白、淫秽的脸儿上。
  亚历山德拉伸出淫舌,把残留在阴唇四周的甜蜜的淫水舔乾净。
  「哦,你们来了吗……」直到马丁走到来她的身旁,亚历山德拉才发现他们的存在;可是,她那如同饿狼般性慾饥渴的样子并没有因为别人的旁观而收敛起来。
  「怎么了?正在忙着跟黑兹尔做爱了吧?」马丁轻俏地笑着说。
  「都差不多结束了。」亚历山德拉说。「刚才还想找你来加入我们,谁知僕人说你正在花园里跟阿加莎和罗斯玛丽性交,于是我们只好自行解决。」
  「没关係,今晚我们可以一起玩的啊。」
  「对不起,国王陛下……啊,我今晚不能在宫中过夜……我已经连续三天没有跟我的丈夫和子女们做爱了,趁着今天是週六……晚饭以后,我就得马上回家……」
  黑兹尔喘嘘嘘、轻声地说。
  「真扫兴呢。」马丁如同小孩子般,扁着嘴,失落地说。看见马丁如此的表情,阿加莎和罗斯玛丽却是暗暗地偷笑。
  「别这样吧,反正咱们也经常见面,不怕没有性交的机会。」亚历山德拉说,双手拉起黑兹尔桃红色的三角内裤和棕色长裤,把湿淋淋的下体盖过,然后扶起她那软绵绵的身躯,让她坐在椅子上喘息。
  「快把桌子抹乾净,摆放餐具吧。」在亚历山德拉柔和的吩咐之下,僕人就开始工作,先把桌子上的淫水抹掉,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把每个座位前的刀、叉、匙和碟。
  「妈妈,爸爸……」忽然一把小男孩的声音从走廊里往着饭厅的方向接近;一个年约十岁的男孩子,绕过面前的几名僕人,闯进饭厅里,靠在马丁的怀里依
  傍。
  「罗伯特,你又怎么了?」马丁温柔地抚摸着男孩金黄色的短髮,轻声地问。
  「刚才老师教了我口交的技巧,我现在要表演给你们看……」小男孩蓝色的大眼睛盯着马丁的下体,细小的嘴唇咧嘴笑着,双手解开马丁裤头上的腰带,準备当众享用马丁的阴茎……
  「王子殿下,我不是告诉了你很多遍了吗?未经他人同意的情况之下,在公众场合性交是不礼貌的行为啊……」这时候,一位少男匆忙地跑进饭厅里,高声地说道。
  从他那整齐的黑色帽子、红色领巾、白色阔领衬衣和黑色长裤的造型,就可以猜到他是一个教师;他是亚裔人,头髮都是黑色的,不过滑嫩的皮肤呈现褐色,不像马丁的皮肤那般洁白。双眼的瞳孔是棕色的,跟红色的嘴唇一同散发出诱人的魅力;加上声线轻柔,动态优美,极具成为男妓的潜质。
  「就是嘛,罗伯特,我们还得吃饭的呢。如果你现在吞精的话,待会儿就没有胃口吃饭了,不吃饭就没有足够的力气,也许将来你的阴茎也软弱无力了……」
  马丁开玩笑的威吓着罗伯特说。
  「爸,你别胡说吧,连小孩子也知道两者毫不相关呢。」阿加莎插嘴说。
  「就是嘛,你可不要用这些冷笑话吓坏我的孩子哦。」亚历山德拉抚摸着罗伯特的面颊,对马丁说。
  「知道了……这样吧,罗伯特,爸爸答应你,吃饭以后,爸爸请你喝浓精,并且教你怎样呻吟,好吗?」
  「好啊。」于是罗伯特便乖巧地、安静地坐在马丁旁边的座位上。
  「喂,尼古拉斯,你别呆若木鸡的站在一旁吧,快坐在罗斯玛丽的旁边。」
  阿加莎一边说,一边拉着少男的衣袖,让他坐在罗斯玛丽的左边。
  「亲爱的尼古拉斯,今天还好吧?」罗斯玛丽伸出左臂,搂抱尼古拉斯的肩膀,温柔地问。显然地,二人的关係绝对不寻常。
  「还好……今天无须返回大学上课,所以整个早上也待在房间里写作,下午为王子补习,并且跟平时一样射了两次,教他做爱……」尼古拉斯说。
  「是的,今天是星期六……那么,今晚有空到我家中睡觉了吧?」罗斯玛丽直截了当的问。虽然她的性格还是比较内向和感性,可是面对男性,总是装出一副豪爽的样子。
  「你们在说什么话?」忽然,一双冰冷的纤幼小手,轻轻拍着罗斯玛丽和尼古拉斯的肩膀,吓了他们一跳;回头一看,一位年青貌美、亭亭玉立的少女,站在他们的背后。少女的头髮是棕色的,又长又直,眼睛水汪汪,皮肤如白雪般滑嫩,眼神和面型跟阿加莎有点相像,不过个子娇小,唯有双乳才长得比较丰满。
  「亲爱的艾丽丝,我们只不过是在……」
  「你们又来了,又想丢下我一人,然后在床上风流快活。」少女抚摸着罗斯玛丽的脸儿,半开玩笑的说。
  「不管你们喜不喜欢,我今晚无论如何也要在你的床上睡觉的了。」
  「别傻吧,艾丽丝,我们又怎会忘掉你的呢。有你的加入,今晚的性爱就更刺激了。」罗斯玛丽笑着说,手轻轻地抚摸着艾丽丝的胸前。
  「别弄吧……痒死人了……」不要奇怪罗斯玛丽为何用情不专,同时拥有女友和男友,并且还公然地在谈情说爱;在尼白地王国里,虽然实行一夫一妻,但是由于双性人雌雄同体的性别结构,根据当时教会的法典,她们就可以同时拥有「一夫」和「一妻」,自然地同时拥有女友和男友也不成问题。
  「怎么他们还没来的啊……」看见罗斯玛丽左拥右抱的样子,阿加莎自然就感到有点儿孤单了。然而,这种感觉马上就不翼而飞了。
  「阿加莎。」在饭厅的大门那边,一只少女光滑的白色的手牵着另一只同样幼嫩的少男的手,慢慢地踱着室内,朝着阿加莎的方向走过去。既然罗斯玛丽亦有自己的女友和男友,魅力过人的阿加莎公主自然也不例外,她的伴侣们也绝不比罗斯玛丽的逊色。
  虽然二人都是白人,但是个子都不高,尤其是跟身高六尺的阿加莎比较起来,就显得更娇小。跟尼白地王国的其他男性差不多,少男的样子总是有点儿娘娘腔的姿态,而少女的样子也总是有点儿女公牛的气势。少男的皮肤跟阿加莎的皮肤一样的白,不过金黄色的头髮就短得多了。
  他也有一双蓝色的杏眼,嘴唇红得如同烈火在燃烧似的。至于少女的皮肤亦是差不多样子,当然那捲曲的头髮就比少男长得多了,呈现棕黄色,绿色的双眼比少男的更大、更明亮,可是嘴唇的颜色却较澹。
  「巴里,克里斯廷。」阿加莎站起来,张开双臂,拥抱他们;少男马上就如同猫儿般把头依在她的肩上,双手放在阿加莎丰满的乳房上轻轻抚摸,然而少女的反应却是轻轻的推开阿加莎的手,退后几步,避开她的拥抱。
  「克里斯廷,你又怎么了?」面对克里斯廷在众人面前竟然表示出拒绝的态度,阿加莎当然有点儿不高兴。
  「你又来了。我已经说了很多遍,我是女人,应当是我先张开双臂拥抱你,然而你每次都是本末倒置的;身为王室成员,怎可以不注意一下礼节的呢……」
  克里斯廷滔滔不绝地说,充分特显出跟阿加莎同样固执和霸道的个性。
  「你们这些霍伦约特〔1〕人真是的,怎么总是这么麻烦的啊……」霍伦约特,是尼白地王国东边的王国,位于勒斯弗蒂大陆的西侧,与尼白地王国这个岛国相隔着一个细小的边缘海;由于霍伦约特的历史悠久,文化优越,因此该国的人总是有点自恋倾向,尤其是以为自己都比尼白地王国的人长高一尺。
  然而,由于近一百年的政局不稳,不少知识分子纷纷逃到来尼白地王国,即使到了阿加莎的时候,霍伦约特相对比较和平的日子,他们还是留在尼白地王国里;自然地,他们便为尼白地城的学院带来一群来自霍伦约特的学生,而身为霍伦约特王国公主的克里斯廷也是其中一员。
  「怎么了,你又来种族歧视了吗?你可否知道,当你们这些尼白地人还未懂得穿衣服的时候,我们已经会耕作了……」直当克里斯廷还在长篇大论的说着的时候,阿加莎忽然来一个突袭,把嘴唇贴着克里斯廷的嘴唇,舌头塞入她的口腔里,压在克里斯廷的舌头上,右手抓紧她的头髮,弄得她透不过气来。但是,阿加莎并没有因而满足。她双手抓紧克里斯廷的双乳,把她的身驱压在桌子上,準备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她的衣服脱光。……
  「阿加莎,别这样吧……」亚历山德拉和马丁也认为阿加莎的行为有点过分,可是阿加莎对于他们的说话毫不理会。同时,一直在旁观看的小男孩罗伯待,也不禁开腔问尼古拉斯:「老师,你看啊,姊姊现在也要在公众场合性交呢,可是她也没有得到妈妈的批准。这会怎么你又不指责她啊?」
  尼古拉斯当然是无言以对。虽然他的年纪比阿加莎年长五年,也是罗斯玛丽身边得宠的情人,可是他始终只是个王宫的书僮出身的书生而已,更何况他知道得罪阿加莎对于自己不利,自然就不会指责她。
  「阿加莎,你别欺负人家吧,毕竟人家是女的。」看见阿加莎如此欺负克里斯廷,巴里便轻轻拉着阿加莎的衣领,温柔地说。虽然在亚历山德拉的管治之下,男女平等的观念渐渐得到尼白地王国大部分国民的接受,但是王国始终仍是处于母系社会,女性总是要在男性面前显示自己的权威和尊严。
  可是,当女性碰上像阿加莎如此的双性人,问题就自然来了;双性人的外貌跟女性差不多,因此在社会上的地位也被当成女性看待。因此,当阿加莎和克里斯廷这两个在性格上同样喜欢在情人面前树立权威走在一起的时候,冲突就特别的多。
  「好吧好吧,看在巴里的份上,就饶了你吧。」于是阿加莎放开了克里斯廷。
  克里斯廷就站起来,急忙把胸前的钮扣扣上,样子既生气,又尴尬。
  「阿加莎啊,你应当向人家道歉才对的啊。」看见克里斯廷不太高兴的样子,巴里就温柔地劝导阿加莎,向她道歉。
  「好吧好吧……克里斯廷,刚才是我不对,对不起。」虽然表面上,巴里是一个柔弱的男孩子;但是,他的每一句说话,对于阿加莎来说,却是比任何人,甚至比亚历山德拉和马丁都更有说服力。
  由此可见,巴里深得阿加莎的宠爱。事实上,虽然巴里跟克里斯廷同样是王室贵族,但是二人的出生相差甚远。巴里是阿加莎的远亲,虽然名义上也是王子,但是由于家族早就已经没落的关係,连半块封地也没有;幸亏得到亚历山德拉的关照,他自幼跟王室子弟一同接受良好的教育,生活安定。当然,亚历山德拉对于他的家族如此友善,并非出于亲情这么单纯,而是为了拉拢这些没落贵族的支持,加强实力。
  「算了吧,反正我都习惯了……」克里斯廷踱步来到阿加莎的背后,低着头,对着地板说,语气低沉、郁郁不欢。
  「别这样吧……」克里斯廷如此的样子使得阿加莎开始内疚了。正当她转身面向克里斯廷,想向她解释的时候,克里斯廷却突然张开双臂,嘴巴咕噜咕噜的念起咒语来。
  「什么……」阿加莎还来不及反应,魔法的效力已经发作了;纵然她与生俱来就拥有神奇的力量,自幼精通魔法,可是任何魔法大师只要一个不留神,无论是如何以简单的魔法都能够在她身上起作用。
  她的腰带忽然鬆开,长裤马上掉在地上,而白色的内裤则忽然消失,但是马上又在克里斯廷的手里出现;阿加莎的下体便在众人面前展露出来了。当然,最触目的还是那位于阴蒂上方,那丰富的阴囊,柔软的白色的肉棒和通红的龟头。
  「哇!姊姊的肉棒露出来了。」罗伯特兴奋地叫喊着说。亚历山德拉马上按着他的嘴巴,不许他再叫嚣;然而,看见自己这位双性女儿的肉棒,好色的亚历山德拉也难掩心底里的性冲动,脸颊都红起来了,舌头偶然舔着嘴唇,眼睛凝视着阿加莎的肉棒。
  儘管阿加莎平日一点儿也不害羞,面对如此的作弄,自然有点儿羞耻。至于成功报复的克里斯廷,却是嘻嘻哈哈的大笑起来,还把阿加莎的内裤放到舌头前舔舐,无论如何也不肯把它物归原主。
  「你这家伙真是的……」于是,下体赤裸的阿加莎便走上前,要把内裤抢回来;可是克里斯廷却反应敏捷地躲开了,于是二人便开始在饭厅里追逐起来。当然,众人的目光自然就集中在那根随着跑步的节奏,在空中晃动的美艳的巨物。
  「有本事就来抓我吧。」
  「你逃不了的……」这场追逐马上就变成了二人耍花枪的游戏了。她们笑着、叫着,如同孩子玩耍一样。
  不过,游戏马上就结束了。正当克里斯廷跑到饭厅的门前,转头回望阿加莎的时候,右手忽然碰到一件既是柔软,又是结实的东西;这东西挡住了她的去路,使她走不了。
  她往前一看,发现右手碰到的是一双丰满的乳房,手和乳房的肌肤之间隔着一件白色的长袍;看见如此的双乳,克里斯廷就不自控地抚摸着它。正当她抬头,想看清楚这双乳的主人的美貌的时候,却看见一双凌厉、发亮的绿眼睛盯着她。
  克里斯廷才发现,原来这人是苏菲亚。
  「苏菲亚主教阁下……」克里斯廷吓得马上鬆开双手,退后几步。经历了二十年的岁月,苏菲亚的样子没有什么改变,棕色的头髮还是如常的笔直,粉红色的嘴唇依然红润,皮肤的色泽依然光滑,不过衣着就由黑色的长袍换成白色的长袍,头上多了一顶白色的尖帽子,长袍和帽子的边缘都绣上了金线的图桉,帽子正前方上绣上了一个金黄色的十字架;二十年后的她,已经从一位跟女王私通的女牧师变成了一位与女王同床共寝的女主教。
  「看,我抓到你了……」正当阿加莎的手才刚抓住克里斯廷的手臂的时候,苏菲亚马上把目光投射在阿加莎身上。当她注意到阿加莎的肉棒赤裸裸的展露在面前的时候,脸颊忽然涨红了,嘴角也好像流出一点儿唾液;不过,她的脸色还是没有更改,神情还是板着面孔,压抑着自己的性慾。
  「阿加莎,你怎么不穿内裤的到处乱跑了?这样成何体统?」苏菲亚斥责着说。
  作为阿加莎的老师,苏菲亚对于阿加莎的要求,比她的父母更要严格。一方面因为阿加莎被她认定为圣婴,将会是伟大的君王,作为神职人员的她自然把教导阿加莎作为自己的最大职责;另一方面,作为亚历山德拉身边最得宠的情妇,她自然要对阿加莎悉心栽培,讨好她的母亲,巩固自己的地位。要不是她深得亚历山德拉宠爱的关係,今时今日她根本不可能成为尼白地城的主教。
  面对苏菲亚的斥责,阿加莎马上从克里斯廷手上把内裤抢回来,穿上它,然后拉上外裤,把腰带扣好。虽然阿加莎胆大包天,但是面对苏菲亚的斥责,就是不服气,也不会公然向她对抗;不是因为她害怕,而是因为她尊重苏菲亚。除了或多或少是受到她的美貌所诱惑之外,她的一言一行,以及二十年来对于阿加莎的悉心教导,都对于阿加莎产生深远的影响。
  「苏菲亚,你别对他们这么兇恶了吧。」忽然,一只温柔的纤弱的手,从后方伸出来,轻轻拍着苏菲亚的肩膀;在苏菲亚的后方站立的是一位穿着黑色长袍的女士。女士的皮肤呈棕色,头髮是黑色的,有点儿捲曲;个子比苏菲亚矮小和瘦削。瞳孔是棕色的,眼睛不算大,可是水汪汪的,加上长而捲曲的眼睫毛的陪衬,使得双眼分外迷人;嘴唇呈澹红色,脸儿圆滑的,十分可爱。乳房不大也不小,胸围大约三十五寸左右。
  从衣领上的牧师领看起来,她应当是女牧师。
  「西莉亚,你别为她们说话了,已经这么大了,还做出这种东西,会让王室丢脸的。」
  亚历山德拉亦为阿加莎和克里斯廷辩护,说:「苏菲亚,你还是不要动怒吧,她们下次不会的了。」
  听见亚历山德拉的说话,一向对于女王唯命是从的苏菲亚只好作出让步,默不作声。
  「既然都人齐了,那么就赶快坐下吧,送菜已经準备好的了。」在亚历山德拉的吩咐之下,各人纷纷就坐;亚历山德拉当然是坐在长桌的主席位上,而黑兹尔就坐在她的左边,苏菲亚则坐在她的右边。马丁没有坐在亚历山德拉的身旁,却是坐在黑兹尔的左边,又拉着西莉亚那软弱的手臂,硬要她坐在自己的左边。
  罗伯特坐在苏菲亚的右边,接下来座位的顺序为艾丽丝、罗斯玛丽和尼古拉斯;至于对面的座位顺序则为克里斯廷、阿加莎和巴里。
  没多久,僕人们就端着一碟又一碟的送菜进入饭厅,逐一放在桌上。事实上,晚餐的送菜不算多,也不算是什么山珍海味;这都是因为亚历山德拉十分节俭的缘故。有一盅罗宋汤,一些麵包,冷盘有鲑鱼沙拉(这已经是最昂贵的一碟了),主菜有猪肉和鸡肉,甜品就只有芝士蛋糕。
  「辛苦你们了。」亚历山德拉对僕人们说。「苏菲亚,请你带领我们谢饭祷告吧。」
  「是的。」于是众人就低下头,闭上双眼,双手紧握,而苏菲亚则站起来,高举双手,说:「我们在天上的母亲啊,求你的乳汁浇灌在桌上的食物上,如同你的精液射在我们的脸儿上一样,使我们用膳以后得以精力充沛,继续为袮而做爱,阿们。」
  祷告结束,各人就马上开始用膳了。
  「国王陛下,这是你的麵包。」
  「国王陛下,要来一碗汤吗?」
  「麻烦你们了。」马丁是唯一一个无须亲自拿取送菜的人,因为西莉亚和黑兹尔已经为他代劳了。虽然已经是吃饭的时候了,但是淫秽的他总是想像性爱的事情,右手还是抚摸着黑兹尔的大腿,左手则抚摸着西莉亚的下体。靠近一点看,可以发现,西莉亚的下体有点向上凸出,有点儿不寻常;随着马丁的抚摸,凸出就愈来愈明显。
  「西莉亚……你的肉棒很硬呢。」马丁笑着说。当然,以西莉亚的年纪看起来,她比阿加莎大得多,因此不可能是尼白地王国近二十年来愈来愈多的那些双性人;她的下体的确是有一根肉棒,可是没有女阴。
  以地球的用语来说,她就是所谓的「变性人」或「人妖」。作为一个母系社会,在尼白地王国里,好些男性都喜欢模範女性的言行举止,自然地人妖这族群便马上兴起。她们大部分都如同普通男性一样与女性结婚,拥有家庭和子女,不过地位就跟女性平起平坐。
  西莉亚是苏菲亚的丈夫(虽然苏菲亚习惯称呼她作妻子),而他们的女儿就是罗斯玛丽;这也是为什么罗斯玛丽与阿加莎如此亲密的原因,也是尼古拉斯能够挤身王室贵族之列的根本原因。
  「阿加莎,说起来,你上周出版的新书销量如何?」亚历山德拉没有理会马丁的淫行,对阿加莎说。
  「也可以吧,目前已经卖出了一万本。」阿加莎得意洋洋的说。一万本在当时来说已经是较高的销量记录了;阿加莎一直以来醉心于文学创作,善于写作诗词、散文、小说和戏剧,作品在尼白地王国大受欢迎。
  自从十二岁开始出版自己的书籍以来,亚历山德拉也再没有给她零用钱,因为单靠收取的稿费已经能够足以让她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天天到妓院寻欢的开支了;当然,同样节俭的阿加莎绝对不会如此浪费自己的金钱。
  「阿加莎,不要这么骄傲。」苏菲亚马上又教训阿加莎了。本来得意洋洋的阿加莎只好默不作声。
  「好了好了,我们转过话题吧。克里斯廷,今天我才得悉,你母后和父王的访问行程延期了,你知道原因吗?」亚历山德拉问。
  「这我也不清楚……也许是因为近来有关战事即将爆发的传言了吧。」
  「因为传言的关係?那些霍伦约特人也挺可笑的,要不是他们的海防不力,把北勒斯弗蒂海的防守的责任完全加在咱们尼白地王国海军身上,撒斯〔2〕王国的海盗就不会如此猖狂!」身为尼白地王国将领的黑兹尔,不禁大肆批评霍伦约特王国海军。
  「黑兹尔……别这样说吧,克里斯廷也是霍伦约特人。」亚历山德拉拍着黑兹尔的肩膀,温柔地说。
  「哦……公主殿下,对不起……」
  「没关係,将军说得对,的确,母后一直只是集中兵力对付国内的地主势力,却忽略了撒斯王国在北方的势力扩张。」
  「这就是嘛。他们纵容海盗抢掠我们的商队,又向我国商人徵收重税,严重阻碍北方的贸易。」阿加莎说。「所以也难怪有传言说,两国的战事将会一触即发;不过,我想,短期来发生战争的可能性也不大了吧,毕竟撒斯王国的军力跟我国还有一段距离。」
  「这就是嘛。撒斯人只不过是一群野蛮人而已,根本没有能力与我们开战。」
  艾丽丝也插嘴说。
  「其实,」亚历山德拉的脸色忽然变了,严肃地说。「这传言的可能性极高。」
  「什么?」听见亚历山德拉如此的一句说话,所有人忽然都沉默下来,连马丁也停止了双手的爱抚了,目瞪口呆的凝视着亚历山德拉。
  「所有坐在这儿吃饭的,都是自己人,因此藉着今晚的机会,我必须告诉你们这件事情。」亚历山德拉说。「黑兹尔,你跟他们解释一下吧。」
  「是的,女王陛下。根据枢密院的最新情报,」黑兹尔轻轻推开马丁的手,神情严肃地对众人说;枢密院是一个直接隶属女王的部门,主管王室侍卫,各地军队以及特务的最高权力机关,当时由黑兹尔领导。
  「撒斯王国已经秘密与附近几个小公国组成联盟,开始召募士兵,部署在南方沿海各个重镇,人数已经达到二十万,刚好是我们北勒斯弗蒂海水师的人数总和。但更可怕的是……」
  「是什么?」马丁急忙地问。
  「那可恶的理查,还对官中的大臣说,他要把尼白地王宫中的所有女人先姦后杀,并且要用肉棒凌辱王宫中所有男人;他要加害的目标是我身边所有的人,包括我的丈夫,我的情人们,我的子女,我的大臣和我所有的亲人。」亚历山德拉说。
  「这是什么狂妄自大的胡话!」阿加莎生气地说。
  「如此的说话,的确让人感到十分的不安,也很恶毒。」苏菲亚说。
  「是的。因此,从今以后,你们每一个人都要小心;据情报所说,撒斯王国的间谍已经溷入尼白地城里,为对付王室人员作出準备。」亚历山德拉说。
  「艾丽丝,罗斯玛丽,你们暂时还是少一点光顾妓院了吧,说不定那些娼妓当中有的就是撒斯王国的奸细。」西莉亚说。
  虽然阿加莎也是个放蕩的人,但是她平日为了节省金钱的关係,甚少光顾妓院;每当有性需要的时候,通常都会跟王宫里的僕人和侍卫解决,就是要嫖妓,也会到贫民窟里去光顾廉价的娼妓。可是艾丽丝和罗斯玛丽就不同了,经常到城中的高档妓院里消遣,然而这些妓院往往就是最容易溷入了撤斯王国间谍的地方。
  「还有,从今以后,如果你们要离开王宫的话,紧记带同侍卫出门,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别忘记,撒斯王国最喜欢就是利用绑架贵族这种低下的手段要胁他人。」亚历山德拉说。
  「我们知道了。」
  晚饭过后,黑兹尔便离开王宫了,罗斯玛丽、艾丽丝和尼古拉斯则请往罗斯玛丽的家中,同床共寝;至于马丁,则牵着罗伯特和西莉亚,打开饭厅那面对着花园的玻璃门,坐在门前的石阶上。
  「爸爸,我要你的精液……」罗伯特的脸儿贴着马丁的下体,撒娇的说着。
  「别着急吧,精液马上就来了。」于是马丁就解开腰带,又说:「这样吧,我给你射精,你就让西莉亚干你的小屁眼,好吗?」
  「好啊,我也喜欢西莉亚姊姊的肉棒。」
  「是吗?」西莉亚害羞的笑着说,双手拉着罗伯特的裤子,把内裤和外裤一下子脱下;年仅十岁的罗伯特肉棒虽然弱小,可是已经成熟,阴毛开始长来了,阴囊饱满,龟头红红的,肉棒又白又滑,跟马丁的肉棒简直是一模一样,只是大小不一而已。至于屁眼,虽然经常被硬物插入,但是洞口还是很窄,不像马丁的屁眼,就是剑鞘也能塞进去。
  「爸爸的肉棒长得真美。」罗伯特一边说,一边用舌头舔弄着马丁那洁白无瑕的阴茎,双手以熟练的姿态把它套弄。
  「啊啊啊啊!西莉亚,你的肉棒……」忽然,罗伯特如同女孩子般发一阵尖叫的声音;这时候,西莉亚已经把裤子脱下,从内裤里掏出一根深色的肉棒,一下子把龟头塞入屁眼里。肉棒的大小跟马丁的差不多,不过看起来又好像没有那么粗大;可是罗伯特的屁眼实在太狭小了,因此这根肉棒已经足以使他叫得死去活来。
  「你看,罗伯特真可爱呢。」站在玻璃门前旁观的亚历山德拉,对阿加莎说,右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臀部。同样在旁窥看罗伯特被干的还有苏菲亚(虽然表面上严肃得很,可是心里还是一个性慾旺盛的淫妇);她们三人似乎拥有一个共同的嗜好──偷窥。至于艾丽丝和巴里似乎就没有如此的癖好,依然留在座位上,慢慢地享用甜品。
  「是啊……妈,你别再摸吧。」阿加莎微笑着说;可是亚历山德拉并没有理会阿加莎的说话,甚至还解开她的腰带,把手伸入内裤里,抚摸她的阴茎。
  「再摸多一会吧。」亚历山德拉说。
  「不……我已经不行了。」这时候,阿加莎的肉棒已经挺直起来了。
  「那么,你就快去加入他们吧,浪费精液是不要得的行为。」苏菲亚说。
  「那我去了。」于是阿加莎便乾脆把裤子脱下,急忙跑到来罗伯特面前,把肉棒塞入他的口腔里。
  罗伯特还未来的及反应,已经面红耳赤,泪水缓缓地随着两根肉棒疯狂地插入而滚下来;可是,那些泪水都是兴奋的泪水,脸儿上那淫秽的笑容依然没有更改。同一时间,西莉亚的肉棒也毫不留情地在罗伯特的肛门里干起来了,强烈的力度使得他那根幼嫩的肉棒摇来摇去;虽然口腔被塞住了,但是间中依然传出一阵尖叫的声音。
  「苏菲亚,如果如此的日子可以永远维持下去,是多么的美好。」亚历山德拉说。
  「陛下,这当然。可是,根据预言,未来阿加莎要面对的挑战和危机还有很多。」苏菲亚说。
  「虽然经上没有说清楚那些是什么挑战和危机,但是我想,那个邪恶的理查将会是他的第一个威胁。自从阿加莎出生以来,他这个异教徒就一直出言诅咒阿加莎以及一切的双性人;因此,他若要伤害王室成员,阿加莎很可能是他第一个目标。」
  「这我也知道,所以从今以后,我会安排枢密院和监察院的特务二十四小时保护她。要知道,她平日在大学里工作,接触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很可能会成为理查下手的机会。」亚历山德拉说。
  监察院是另一个直接隶属女王的权力机关,主要负责监督政府以及所有官员;两个组织都拥有一大批精锐的特务,可以称得上是女王最重要的棋子。
  「陛下,这万万不可。阿加莎必须亲自面对一切的危难,要不然她就无法按照预言所说的最终「成圣」。」苏菲亚说。
  「我甚至还有一个提议;若是将来撒斯王国派兵攻打我国的话,陛下应当派遣阿加莎出战。」
  「什么?她才二十岁而已,并且未曾参与战事。」亚历山德拉说。当时尼白地王国的人大都可以活到一百八十岁到二百岁,因此二十岁在法律只是才刚成年的年龄。
  「二十岁不就已经可以当兵了吗?更何况阿加莎在军校的成绩跟她在学院的成绩一样,都是出类拔萃。」苏菲亚说。
  「就是我不提议,以她这种好胜、喜欢表现自己以及自大的个性,她必然会向陛下提出参战的要求。」
  「但是……」
  「陛下,请你相信我吧。」苏菲亚忽然靠在亚历山德拉的怀里,双手紧抱着她的纤腰,眼睛恳切地凝视着亚历山德拉的脸儿,温柔地说。
  「她既然是陛下的女儿,我一直就把她当成是自己的女儿看待;所以,无论如何,我一定会保护她的安全。」
  「可是,你要怎样做?」
  「为了提升阿加莎的魔法力量,我将会为她準备魔法阵,为她施法。」苏菲亚说。
  「既然理查要在床上征服阿加莎,我们就应当反过来,让阿加莎的肉棒把理查彻底征服。」
  「这就是说……你要採用最高级的性爱魔法了吧?可是,若然真的如此……」
  「陛下请你放心,我绝对有能力完成如此重任的。」
  「那我就把一切都交付在你手上了。亲爱的,你要努力。」亚历山德拉抚摸着苏菲亚的脸颊,温柔地说。
  「陛下……」
  「现在又不是什么正式场合,亲爱的,你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就好了。」
  「是的,亲爱的亚历山德拉……」
  正当二人在亲吻、爱抚的时候,刚才把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的克里斯廷和巴里,趁着二人不为意,悄悄地离开饭厅,推开另一扇玻璃门,来到花园的另一端,轻声地议论起来;身为阿加莎的女友和男友,对于刚才的对话内容自然十分关心和着急。
  「看来事情十分不妙;苏菲亚主教为了让阿加莎能够对抗理查的威胁,竟然要动用最高级的性爱魔法了。可是,无论苏菲亚和阿加莎的魔法是何等的厉害,这也是实在有点儿冒险了吧!」克里斯廷焦急地说。
  「可是还有什么办法?的确,主教说得对,阿加莎一定会自荐,参与战事的;届时她自然会成为敌人的目标。可是她又不能不参战,要不然就无法实现预言了;正如经典上所说,神圣的君王绝对不可以逃避危机的。」巴里说。
  「但是……主教和所有参与施法的人,在以后很可能会元气大伤。再说,若然期间有什么差池,或是阿加莎无法控制强大的魔法力量的话……她就会发狂,如同野兽般强暴所有眼前看见的人。」
  「所以,我们要作魔法阵中的祭物,就是她真的发狂了,也不会伤害其他的人。」巴里严肃地说。
  「什么?」克里斯廷惊讶地说。
  「怎么了,你害怕了吗?」巴里说。
  「阿加莎可是我们的爱人来的,要不是她的肉棒天天的干我们,我们如今也
  无法在尼白地王宫里过着如此舒适的生活,在王国里得到人民的尊重和爱戴呢!
  难道现在为她献上自己的精液、乳汁和淫水也有问题了吗?」
  「可是,若是她真的发狂,把我们强暴的话……」
  「那就当成是现BDSM了吧!反正我们也常常交合,只是阿加莎在床上从来不会对我们粗暴而已。」
  「你说得对……那么,就照你的意思吧。」克里斯廷担忧地凝视着在花园另一边的阿加莎;这时候,罗伯特身上的衣物全部都被脱光了,本来的背侧体位也换成是男上位了。他躺在地上,双脚张开,身体和阴茎不停地前后晃动,嘴巴高声地呻吟起来,因为西莉亚的肉棒已经在屁眼里疯狂地激射起来了。
  「我们也来了。」马丁的肉棒亦激烈地拍打着罗伯特这小男孩滑嫩的面颊,把白色的精液射在他的嘴巴里,当然还有不少落在脸儿、眼皮、额头、鼻子和头髮上。至于阿加莎,则比马丁更狠,乾脆把肉棒瞄準他的小肉茎,疯狂的拍打他的龟头,把白色的精液射在这幼嫩的阳具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但是性交还未结束。当三根成熟的肉棒的射精都停止下来以后,马丁就扶起罗伯特软弱无力的身躯;接着,阿加莎、西莉亚和马丁便争先恐后的趴下来,伸出舌头和手,舔弄和套弄那根沾满了阿加莎的精液,虽然幼嫩,却已经挺直起来的小肉棒。
  「啊……我也要射了……」一股童精便从粉红的龟头冲出来,在空中里胡乱喷射;虽然精液不多,而且射精也只是维持了十秒左右,便全然停止,但是这可爱的小男孩射精时肉棒摇来摇去的样子,已经能够在视觉上满足这三位成人的慾望。
  「爸……我很累呢……」已经体力透支的罗伯特,沾满精液的脸儿伏在马丁的胸前喘息。
  「没关係,你刚才的表现已经很好了。」马丁笑着说,手依然在拨弄罗伯特的肉棒。
  「是啊,罗伯特你刚才很乖呢,无论如何的辛苦,也没有反抗和挣扎。」阿加莎说。
  「哈哈,姊姊也称讚我了……啊……欠……」罗伯特已经很累了。
  「这样吧,现在已经夜深了,你们还是先回去吧,我带罗伯特回去睡觉了。」
  马丁说。
  「好的。」
  月亮高挂在天上,时间也不早了;虽然尼白地城的妓院还灯火通明,可是在王宫的那处,灯火已经逐一熄灭,一天也暂且结束了。可是,就在黑夜时分,位于北勒斯弗蒂海的另一端,邪恶的势力如同一根即将射精的肉棒般在蠢蠢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