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美女灯神

时间:2018-01-04 话说魔法师带着阿拉丁来到沙漠深处的一个废墟中。魔法师走到一面残破的墙前,仔细看了一阵子之后,他从怀中掏出一块乳香,然后让阿拉丁找来了一小堆枯树枝放在一起点燃,并把手里的乳香投进火中,对着冒出来的青烟低声吟起咒语来。他念些什么,阿拉丁一句也听不懂。就在这时,浓烟笼罩下的大地突然震动起来,随着霹雳一声巨响,地面一下子裂开了。
阿拉丁看到地面的震动,被巨响吓得转身就跑,但马上被魔法师手中的魔杖打倒在地。「阿拉丁,乖乖的进去把我要的东西拿出来,我会让你们全家变得非常富有,再也不用过以前那种苦日子了。」魔法师看着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的阿拉丁,他从手上取下了一枚戒指递过去:「戴上它,需要的时候摩擦一下它。它会保护你平安的。」
阿拉丁接过戒指,半信半疑的戴在手上。等浓烟散尽,他看到地面上出现了一块带着拉环的大石板。「魔法师先生,您让我帮你做什么?」
「口里念着你父母的名字,然后拉开石板。」魔法师一脸庄严的看着他。
阿拉丁照着魔法师的话,一边念着父母的名字,一边用力拉开了那块石板。
一个黑洞洞的洞口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长长的台阶从洞口一直延续到黑暗的深处。
「下去吧,我的孩子。你要记住,一直向里面走,在尽头有一盏灯,你把它拿出来。千万要记住,除了灯之外,其他的所有东西你都不能碰,否则你永远也回不来了。记住我的话!」
阿拉丁点点头,小心翼翼的走下了台阶,进入了洞中。当他感觉走完了台阶踏上了坚实的地面的时候,四周突然灯火通明。等他的眼睛适应了亮光之后,就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宽敞的大厅中。大厅四周到处散落着金光闪闪的财宝和五光十色的钻石、玛瑙、翡翠。阿拉丁的心中怦怦的跳着,他知道,只要顺便把这些财宝拿些出去,自己就不会再过以前那种穷日子了。但是他牢牢记住了魔法师的话,慢慢向大厅的深处走去。
在大厅的尽头出现了一道小门。阿拉丁按照吩咐像打开入口一样打开了那扇门走了进去。在房子中间摆放着一张桌子,上面孤零零的摆放着一盏破旧的灯。
除此之外,房子里再没有任何东西。阿拉丁从桌子上拿起那盏灯準备放进怀中,突然发现灯上有一些灰尘,他伸手轻轻将上面的灰尘拭去。突然,手中的灯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阿拉丁急忙闭上了眼睛。
「是你在召唤我吗?」一个缥缈的声音在房间中迴荡着,一团模模糊糊的东西在阿拉丁面前的空中静静的漂浮着。
「你是谁?」阿拉丁强忍着心中的恐惧,浑身颤抖的看着那团东西。
「我是灯神。我已经在这里等待了三千年了,终于等到了你的到来。我会忠心的为您服务,满足您的三个愿望。只要您拥有手中的这盏灯。」那团东西有些激动地回答。
「是吗?不管我提出什么样的愿望你都能替我完成?」阿拉丁没想到手中的这盏灯如此的神奇,他把那盏灯拿得更紧了。
「当然,我可是伟大的灯神,不要把我想像成那种低能的神灵。」
「低能的神灵?」阿拉丁还是头一次听说神灵也分等级。
既然可以提三个愿望,阿拉丁决定先提自己的愿望,然后再把神灯拿出去交给魔法师。他低头想了很久,有些不确定的问:「不管是什么愿望吗?」
「当然。」回答是肯定而不容辩驳的。
「哦,我想看看你的样子。我希望你是个美丽的少女。」阿拉丁头脑有些发热。
要知道,我们可怜的阿拉丁还从没有见过美女,平时只能看着那些厚厚的面纱在心里猜测被包裹的那张脸蛋。
「我满足你的这个愿望。」那团东西慢慢变大,渐渐的笼罩整个房间。一个娇巧玲珑的身影出现在房间中。
阿拉丁揉揉眼睛,他的面前站立着一个美貌的少女:秀美的脸蛋、白腻的项颈、雪白的香肩、藕般的玉臂。高耸的双峰被一件小小的上衣紧紧的包裹着,两个小小的突起在胸前显现。平滑的小腹暴露在空气中,一条紧身的长裤包住了丰满的玉臀,一双小巧的玉足赤裸着。
不知不觉中,口水顺着阿拉丁的嘴角流下,他忘记了还等在外边的魔法师。眼前的少女完全佔据了他的脑海。
「美丽的女神,我现在提出我的第二个愿望:我希望你能一直保持现在这个样子。」
「虽然你这个愿望有些奇怪,不过我还是满足你的这个愿望。」少女嫣然一笑,就像春天盛开的花朵,是那样的妩媚,一双大眼睛看着眼前变得傻乎乎的阿拉丁。她现在在猜测着眼前英俊的少年的第三个愿望是什么。灯神以前遇到的那些人从来不会提这样的愿望,他们的愿望都很简单:财富、权力、美女。所以灯神非常容易的就打发了他们。可是眼前这个平凡的少年前两个愿望却是那样的简单,让她都感觉到有些可惜。
也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年轻人让自己的心里有一丝异样的感觉,他给自己的感觉是那样的奇怪,让自己产生出一种想亲近的感觉,她希望能帮助他,但是却显得力不从心。因为按照惯例,提完三个愿望之后自己就要离开这里。她现在只能等待着满足他的最后一个愿望。
阿拉丁轻声地问:「我叫阿拉丁,在我提出第三个愿望之前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对不起,我没有名字。」灯神有些黯然的回答。从来没有人问过她这个问题,每个得到神灯的人都急不可待的希望得到自己可以得到的一切,而从没有人问过她的名字。
「是吗?那我现在提出我的第三个愿望。我想给你起个名字叫芙乃尔。你能满足我的这个愿望吗?」阿拉丁平静的询问着的灯神的意见。他丝毫不后悔自己如此轻鬆的说出三个愿望,在他的内心里虽然厌烦了清贫的生活,但是他愿意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美好的明天。更重要的是,他不相信幸福会从天上掉下来。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有些同情眼前的少女,竟然没有属于自己的名字。
「啊……」灯神一下子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来。眼前的这个少年太让自己意外了,他的第三个愿望竟然是给自己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灯神在心底里呻吟着,在几万年以前,她厌恶了那些贪婪的嘴脸,并发誓说如果谁给自己起一个名字,那个人就会成为自己唯一的、永久的主人。现在该是自己履行自己的誓言的时候了。
「怎么,你不愿意满足我的这个愿望吗?」阿拉丁一直没有等到灯神肯定的答覆。
「芙乃尔?这是主人给我起的名字吗?太好了,我喜欢这个名字。」灯神想通了,她决定履行自己的誓言。她非常兴奋的点着头,像个小女孩一样欢呼雀跃着。
「芙乃尔,现在你已经满足了我的三个愿望。非常谢谢你。」阿拉丁还不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对灯神来说多么有意义的事情,他打算说出事情的真相。「我是受人之托来取神灯的。等一会儿,我就要把这盏灯交给还在外边等候的魔法师,因为我答应过他。」
灯神(哦,现在应该叫她芙乃尔)一下子愣住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极度失望涌上了她的心,她现在已经喜欢上眼前这个新主人了,这已经不光是誓言的问题的了。「不!我不能失去这位新主人。但是我又不能违背他的命令。难道这段令我期待的时光就这样结束了吗?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对了,我就用那个方法吧。希望我不会失败。」想到这里,芙乃尔下了决心。她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激动,用平静的口吻问阿拉丁:「主人,你觉得我美吗?」
阿拉丁一愣,旋即毫不犹豫的回答:「芙乃尔,你非常的美。我认为世间再也没有比你更美的人了。但是我有自己的原则,我必须……」话没说完,一股香风扑面而来,随即被柔软的红唇将他未说完的话堵回了肚子里,一个火热柔软的身体扑进了自己的怀中。阿拉丁连忙伸手想推开芙乃尔,但是触手之处感觉异常的柔软细腻。他稍一愣神,就迷失在芙乃尔那美妙的热吻之中。
阿拉丁来到这个世界19年了,可是他从来没有和一个女孩子这样亲密过,他的手搂住了芙乃尔纤细的腰,痛吻着那甜美的红唇。
芙乃尔也迷失了,她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这样亲密过。「原来亲吻的感觉是这么美好。」她的双臂紧紧地搂住阿拉丁的脖子,贪婪的品嚐着这美妙的滋味。
阿拉丁的手从芙乃尔的腰间滑下,来到了丰满的玉臀上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并将一只手慢慢插入芙乃尔的裤子里,直接爱抚着那光滑的臀部。
难耐的瘙痒从臀部传遍全身,芙乃尔难耐的扭动着身体。她没有想到自己变出来的这具身体竟然会如此敏感,她全身颤慄着,双手鬆开阿拉丁的脖子,在那健美的身体上抚摸着,微微翘起的琼鼻中发出沉重的呼吸。
阿拉丁不捨的放开芙乃尔的红唇,双手慌乱的拉扯着她身上的衣物,他迫切的希望看到那娇美诱人的身躯。
芙乃尔抓住了他的双手,娇笑着将他拉出了那个房间。
外边的大厅变成了一间宽敞的卧室,一张华丽的大床被四周垂下的纱幔所围绕。阿拉丁马上明白了少女的意思。他毫不费力的将少女拦腰抱起走上那张床。
阿拉丁一边仔细的端详着少女那张美丽的脸,一边快速的脱光自己身上的衣物,随手抛在一边。他的脸上蒙上了一片潮红,双眼中流露出无边的情慾之火。
他坐在少女的身边,小心翼翼的解开少女身上那件小小的上衣。随着最后一颗纽扣被解开,一对雪白高耸的玉乳挣脱束缚颤巍巍的展现在阿拉丁的眼前。他低下头,张嘴将一座雪峰上的红樱桃含进口中,细细的品嚐着,灵活的舌头在小小的乳头上打着转。他清晰的感觉到那棵小樱桃慢慢变硬。他的一只手勉强握住了另一个乳房,另一只手在芙乃尔的小腹上游走。
少女雪白的肌肤慢慢变红,她双眼紧闭,小嘴微微张开,不时发出诱人的娇喘。两条修长的玉腿紧紧併拢,大腿使劲的相互摩擦着。芙乃尔感觉自己双腿之间那两片紧闭的贝肉之中慢慢得流出了丝丝液体,桃源洞的深处阵阵发痒,好像她的身体突然之间变得非常空虚。
在少女无声的配合之下,阿拉丁用一只手就褪去了少女身上的最后一件遮盖物。他抬眼向下看去,一片金黄色的弯曲的绒毛呈一个倒三角形铺在雪白的小腹根部。
他觉得自己下体那根玉柱变得坚挺无比,玉柱上的血管有力的收缩着,使本来就雄壮的玉柱变得更加粗大。他转过身体,将自己的头靠近少女的大腿根部,仔细的看着他从没有见过的美妙景色。
在金黄色绒毛的遮盖下,两片薄薄的阴唇紧紧地贴在一起,一颗小小的肉芽从阴唇的顶端微微探出头来。一条细细的、粉红色的缝隙正在缓缓的流出一丝亮晶晶的液体。阿拉丁将少女的双腿大大分开,隐藏在臀间圆圆的菊花无可奈何的暴露在空气中,它有些不甘心的轻轻收缩着表示抗议。
阿拉丁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一股热血涌上了他的大脑。他毫不犹豫的张开嘴,用灵活的舌头在阴唇上慢慢舔着,他的手指好奇的抚摸着那朵美丽的菊花。
芙乃尔全身酸软,任由自己的双腿被分开举起,从阴唇和菊花瓣上传来了令她快要疯狂的快感。她微微张开眼睛,发现阿拉丁胯下那根坚挺粗壮的玉柱就在自己眼前晃动,她无法控制的张开红润的双唇,将玉柱迎进自己的口中。
从玉柱上传来男人特有的气味,这股气味刺激芙乃尔的嗅觉,更刺激着她的大脑。她柔软的舌头在玉柱顶端细细舔吸着,顶端的小口中分泌出的液体被她贪婪的吃进肚子。一阵让人眩晕的快感突然从阴蒂铺天盖地的席捲了芙乃尔全身,阴道内的肉壁不受控制的剧烈抽搐着,大股大股的液体从阴道口喷出,沾满了阿拉丁的脸。
「主人,快、快!!」芙乃尔吐出口中的玉柱,急切的恳求着阿拉丁来佔有自己。
年轻的阿拉丁也不断被玉柱上传来的快感所震撼,他迫切的想发洩。听到芙乃儿的呼唤,他飞快的转过身体,玉柱在芙乃尔的胯间四处乱顶。
芙乃尔温柔的将阿拉丁引导至两片已经肿胀的阴唇缺口处,然后闭上眼睛等待着自己被主人的玉柱贯穿。
阿拉丁的玉柱终于陷进了一个火热的缝隙中,他把全身力量都集中在自己的胯下,用力向前一顶。在横流的爱液润滑下。玉柱突破了一道薄薄的防线,深深插进了芙乃尔的身体。
「啊……」两个人同时叫出声来。不同的是阿拉丁感觉自己的玉柱被一团柔软的、火热的肉壁所包裹。肉壁不断的抽搐着、收缩着,企图将入侵者赶出去,但是却徒劳无功,反而让阿拉丁享受了从未有过的快乐。
而对于芙乃尔来说,那叫声是痛苦的。虽然她是神灵,但是她的肉体却忠实的将感觉丝毫不漏的传进她的脑海。在玉柱突破防线的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被那根凶器撕成了两半,胀胀的充实感、撕裂的剧痛,让她像是突然跌进了地狱。
她全身痛苦的扭动着,好像所有力量好像完全消失了,只有双手下意识的抱紧了阿拉丁的虎腰,制止他继续进入自己的身体。
阿拉丁有些诧异的低下头,他不知道为什么不让他继续享受那无与伦比的快乐。但他看到了芙乃尔紧闭的双眼和两颗晶莹的泪珠,以及那有些苍白的俏脸。
「芙乃尔,你怎么了?」阿拉丁已经将身下的女人当成了自己终身的伴侣,他急切的想知道芙乃尔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痛……我感觉被你撕成两瓣了。」芙乃尔在阿拉丁焦急的追问下轻声的说道。
「是我弄痛你了?我真是该死。我、我现在就把它拿出来!」阿拉丁明白了之后就打算退出芙乃尔的身体,但是他刚一动,就看见芙乃尔的脸上痛苦的扭动了一下,他马上不敢动了。他心疼的亲吻着芙乃尔的嘴唇、眼睛、额头和脸蛋,希望借此来缓解女孩的痛苦。
不知道过了多久,芙乃尔发出一声异样的呻吟,把阿拉丁吓了一跳。「我没有动呀,难道我又不小心弄疼她了?」阿拉丁有些自责的想着。
「主人。我好痒呀,您动一下好吗?」下体的疼痛渐渐消失,随即被酥软的酸麻感所代替,她希望自己身体里那种极度的空虚感能被主人解除。
阿拉丁没有说话,他小心翼翼的将有些软下来的玉柱向芙乃尔的身体里轻轻顶了一下。
「啊……好舒服呀。主人,能快点吗?我受不了了……」芙乃尔一边大声喊叫着,一边用自己的双腿夹住了阿拉丁的虎腰,用力的挺起自己的下体迎合那根凶器。
阿拉丁的玉柱又一次受到了肉壁的挤压,舒服得他倒吸了一口气。而芙乃尔的叫声对他来说不亚于上帝的福音。玉柱很快在阴道中恢复了元气,阿拉丁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自己兴奋的情绪,抱住芙乃尔丰满的玉臀用力的抽动着玉柱。
在阿拉丁的努力之下,芙乃尔很快发出了甜美的呻吟声,她的脸上布满了红晕,小嘴微微张开,大眼睛非常享受的闭在一起,满头的秀髮随着她身体的摆动四散在地上。那对丰满的乳房随着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着,两颗粉红色的乳头傲然挺立在雪白的山峰上。她平滑的小腹在双腿的帮助下,紧紧贴在阿拉丁的身体上。
在灯火的照耀下,两具雪白的肉体在床上紧紧的纠缠在一起,不时从低垂的纱幔中传出肉体撞击时发出的「啪、啪」的声音和阿拉丁的喘息声、芙乃尔的娇吟声。
在阿拉丁的埋头苦干之下,芙乃尔已经不知道登上了多少次极乐的顶峰,大量的液体从她的阴道中流出,在床上形成了一团大大的水渍。她已经用完了自己的所有力量,她瘫软在宽大床上,身体已经无力再迎合阿拉丁那有力的撞击。
「主人,你太厉害了。我坚持不住了……」芙乃尔感觉自己的水已经流尽,阴道中的快感慢慢降低,肉壁在不断的摩擦下开始红肿。
阿拉丁正在埋头苦干,听到芙乃尔的话,他有些丧气的轻轻拔出依然坚硬的玉柱。溃然的翻身躺在床上。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那种极度的快感让他感觉自己想把身体里的一些东西发射出来,但是好像总是到不了那最后的顶点。
芙乃尔的心中也充满了负罪感。虽然自己享受到了从没享受过的快乐,但是自己的主人却没有享受到那种极度的快乐。她不甘心让主人失望,她坐起极度疲惫的娇躯向主人的胯下移动,她要用自己的嘴让主人爆发出来。
阿拉丁正在烦恼之际,从下体再次传来了那种销魂的快感,他抬起头看见芙乃儿正努力的将粗大的玉柱尽可能深的含进口中,他收回目光,却被芙乃尔那高高撅起的玉臀所吸引。那朵粉红色的菊花微微张开,旋即又马上缩成一个小孔。
阿拉丁再次兴奋了,他一下子坐起身体,将那美丽的臀花拉到自己眼前,伸出一根沾满了液体的手指,缓缓的插进了那朵美丽的菊花。
「主人~~」芙乃尔的后庭遭到袭击,她连忙吐出口中湿漉漉的玉柱,想阻止主人,但她又停住了。后庭并没有传来她想像中的疼痛,只是有涨涨得感觉。
算了,如果主人想插得话就让他插吧,只要他能得到满足。想到这里,芙乃儿将自己的雪臀向后高高撅起,方便阿拉丁的行动。
阿拉丁在芙乃尔身后跪直身体,将玉柱顶在微微张开的菊花上,缓慢而又坚定的将玉柱一点点插入那朵菊花的深处。
芙乃尔再次被撕裂的感觉所包围,但是她咬着牙坚持着,她不愿意自己的主人失望,这也是自己的责任。
阿拉丁感觉玉柱被肉壁包裹得更紧,他藉着玉柱上沾满的液体,终于完全的进入了芙乃尔后庭深处。他有些歉疚的对芙乃尔说:「芙乃尔,忍耐一下好吗?我想享受到那种极乐的快感。」
芙乃尔没有说话,只是咬着牙将自己的臀部向后送。
阿拉丁快速的抽动着玉柱,刚才残留的快感再次被唤醒。看着那朵美丽的菊花被自己一进一出时带出来又缩进去,阿拉丁的心中充满了强烈的征服感。肉体加上心理的双方面刺激,使阿拉丁的感觉更加的敏感。一浪浪的快感冲击着他,在他的脑海中快速堆积着。他感觉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快感越来越强烈。一股带着酥麻的热浪从小腹迅速的席捲到全身,一股滚烫的精液从玉柱顶端涌出,深深的喷洒在芙乃尔的后庭深处。
两个人同时倒在床上,阿拉丁将芙乃尔的玉体抱进怀中。芙乃尔无力的靠在阿拉丁的胸膛上,白色的精液顺着被撑大的菊花慢慢的流出来。
芙乃尔癡迷的看着疲惫的主人那英俊的面庞,将红润的小嘴贴在阿拉丁的耳边:「主人。你知道吗?现在我只能属于你一个人了,是因为我以前的誓言,更因为你的善良。」她的脸上掠过一丝羞涩,「现在再加上你在床上征服了我。所以现在你是我唯一的主人。」
阿拉丁扭过头在芙乃尔的脸蛋上吻了一下,有些烦恼的闭上眼睛问她:「是真的吗?我现在根本不想让你离开我身边。但是外边那个魔法师该怎么办?我答应过他的。」
芙乃尔笑了笑,从身边拿起一盏灯让阿拉丁看:「主人,你把这盏灯交给他吧。反正我以后不再受誓言的约束了。我现在可以完全离开这盏灯,永远的陪在你身边了。」
阿拉丁接过灯,拿在手上仔细的端详着,他决心自私一回。
「主人,你手上带的这个戒指是哪儿来的?」芙乃尔突然问。
「哦~你说这个呀,这是那个魔法师送给我的,说它可以帮助我。」阿拉丁把戒指放在芙乃尔眼前给她解释。
「太好了!我有伴了!」芙乃尔有些激动地说。
「嗯?你是说……」阿拉丁有点明白她的意思了。
「没错,主人,在戒指里面也有一个神灵。不过她还远远比不上我的法力,不过给我作伴还是很不错的。」芙乃尔笑着给阿拉丁解释。「不过现在,我们还是让他去给魔法师送灯吧,他可能已经急坏了。」说完,芙乃尔挥挥手,一个长得和阿拉丁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他们眼前。
那个人毕恭毕敬的接过那盏灯,转身向洞外走去。
「芙乃尔,那个是?」阿拉丁惊讶的看着消失在黑暗中的人。
「那是我手下的一个僕人,我把他变成你的样子。你放心好了,他会把事情办好的。」芙乃尔温柔的把脸贴上了阿拉丁的脸。
「那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阿拉丁有些想家中的妈妈了。
「等一会儿吧,等那个魔法师离开之后我们就走。现在,我来和主人一起看看戒指中的那个神灵吧,我想她一定非常美丽的。」芙乃尔一边说一边用手抚摸着阿拉丁胯下那根仍然有些坚硬的玉柱。
「嗯,好吧!」阿拉丁答应着,他摩擦了一下那个戒指,然后将身边柔软的身体抱在了怀里。
一阵清烟慢慢出现,一个清脆的声音在洞中响起:「主人,我正在等待着您的吩咐。」